女生小说 > 九星毒奶 > 777 九月九

777 九月九

 网站公告:
    这天夜里,江晓与二尾仔仔细细的研究了13人的个人档案,一夜未眠。

    第二天清晨,江晓带着两幅由二尾提供的星力手铐,星力颈铐,搭乘专机,赶回了北江省江滨市。

    江晓有一个计划要开展,而这项计划要做到万无一失,所以,该用最高规格的待遇来面对“来客”。

    有些人,也的确该回来了。所谓的“人”,不是真正的人,而是诱饵。

    上午时分,上层维度。

    白桦林部落。

    “江晓!江晓!我回来啦!”一个小野人手里拿着长长的方天画戟,快步小跑着进入了自己的木屋院内。

    她的脖子上挂着的骨头项链,传来了丁零当啷的声响,那齐耳短发随风飘扬,美丽的大眼睛里,带着一丝欣喜,也带着一丝期待。

    “今日训练的如何?功夫可有长进?”诱饵江晓带着圈圈面具,伫立在院内的花田中,望着遥远的大山。

    已是秋天,树林已经被染成了一片棕黄。

    “我进入星海期啦!”小野人何重阳兴奋的开口说道。

    江晓背对着何重阳,默默的点了点头:“嗯,很好,你进入了......”

    江晓转过头,傻傻的看向何重阳:“星海期......”

    “星海期,星海期!我刚刚化星成武啦!”何重阳随手将方天画戟插在地上,快步小跑了过去,速度虽然很快,但是却很小心,没有踩到任何在这秋日花圃中盛放的花朵。

    何重阳来到江晓的面前,双手插在江晓的腋下,直接把江晓扔上了天空,那小小的身体里,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哦~哦~星海期咯~”

    江晓:“......”

    这就星海期了?

    你知不知道在地球上,无数天赋异禀的选手埋头苦练,到现在还在星河巅峰晃悠呢,你这玩着玩着就进星海期了?

    嗯......不过有一说一,何重阳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在江晓的监督和教导下,的确非常的刻苦。

    别说何重阳了,就连那些野人们都是非常刻苦。

    这个社会相对比较原始,就是靠拳头来说话的,野人们也都是好勇斗狠的主儿,对于江晓为他们提供的教导和培训,他们都特别的积极。

    尤其是在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之后,更加促进了野人们的训练热情。

    此时,在白桦林中,江晓已经成为了“神”一般的人物,威信直逼当年的祝越女士。也就是那个为他们开蒙、带他们进入农耕时代、铁器时代的祝越女士。

    “好了好了......快放我下来......”江晓急忙说道,自从知晓了徐力的事情之后,江晓的心情一直不是很好,被何重阳这么一闹,反倒是心情舒缓了不少。

    “嘻嘻。”何重阳接住了江晓,没再将他抛上天空。

    “以后要对我轻拿轻放,你已经是星海期了,我这身子骨很脆弱,知道么?”江晓一手按在何重阳的头顶,使劲儿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我这要是被你一双小手给捏成一堆星力,那乐子可就大了。

    “嘿嘿。”何重阳伸出胳膊,抹了抹小鼻子,脸上带着一丝招牌似的傻笑,“江晓,你说要给我惊喜,是什么呀?”

    “惊喜,嗯......”闻言,江晓揉了揉脑袋,怕是有惊无喜啊。

    感受到了何重阳那期待的大眼睛,江晓开口道:“惊喜是有的,就看你听不听话了。”

    “听话!我贼听话!”何重阳急忙背过小手,一副乖巧的模样,仰头看着江晓,“半年多啦,你第一次没有和我们一起训练,野人们都很关心你,但是我说了,我家江晓要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

    江晓点了点头,开口道,“小重阳,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诶?”何重阳乖巧的背着小手,俏生生的仰头看着江晓,眨了眨可爱的大眼睛,满是迷茫,“今天是...是什么日子呀?秋天,我知道是秋天,对不对!?天气变凉了,那些白桦树叶都变黄了。”

    “嗯。”江晓点了点头,“的确是秋天,但你可知道,今天是几月几号。”

    何重阳苦着一张小脸,摇了摇头。

    江晓道:“今天是2018年10月17日。”

    何重阳立刻说道:“哈!10月!秋天!我妈说了,九、十、十一月都是秋天!”

    “对对,你说的对。”江晓笑着揉了揉何重阳的脑袋,道,“我们华夏人,还有一种计算日期的传统历法,叫做农历。”

    何重阳:“然后呐?”

    江晓道:“今天是农历九月初九。”

    何重阳眨了眨眼睛,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江晓道:“你的名字,来源于你的生日,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农历的九月九日,因为只有农历的九月初九,才是我们华夏的重阳节。”

    何重阳连连点头,犹如小鸡啄米似的:“好好好,过生日,过生日。”

    “嗯。”江晓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只是由于那脸皮是圈圈面具,所以那画面有些诡异,他开口道,“重阳节还有一项传统,祭祖。”

    何重阳:“呃......”

    江晓:“摘些花,我们去墓地,祭拜一下你的母亲吧。”

    “好,我一定摘最好看的。”何重阳转过身来,看着花圃中特意栽种的秋季花朵,急忙开始摘摘捡捡。

    “白色的吧。”江晓心中的情绪颇为复杂,伸手探入怀中,摸着那雕刻好的石头牌,有些话,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已经半年了,这一次,如果我再走,你还会哭么?

    “走吧,我们去看妈妈!”何重阳摘了一捧盛放的白色花朵,花瓣很大,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江晓点了点头:“走。”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迈步走出了独门小院,行走在这巨大的野人部落中。

    半年的时光,让江晓在这里竖立了很高的威信。

    这一路走来,无论是守卫的方天戟兵、巨刃兵、弓兵,盾兵,亦或者是那些不参与战斗序列,专注于修造、耕种等等生活项目的野人,都对江晓不断地打招呼。

    从打招呼的姿势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些野人们的分工。

    那些战斗序列的野人士兵,都是立正站好,对江晓行注目礼,表现出了极大的尊敬,毕竟江晓是他们的总教头。

    而其他生活职业的野人则随意的多,摆手、招呼、微笑,气氛也更轻松一些。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穿过了巨大的白桦林部落,行走在了开阔的土地上,沿着河流,一路向西,走向了那远处的白桦林。

    异球上的时间应该是和地球同步的,起码季节是这样的。

    日至秋季,天高云淡,天气也渐渐的凉了下来。

    远处那片白桦林的美景,是江晓在地球上无法见到的。这里的一切动植物都很巨大,这片白桦林同样如此。

    白色的粗大树干上,那白桦树皮上的道道裂纹,组成了一只只漆黑的眼睛,看着行走在林中的二人。

    阵阵风中,树枝摇曳。

    漫天黄色的树叶飘洒而下,落在二人的头顶,散落在二人的肩头。

    自从进入了这片白桦林后,何重阳就安静了不少,手里捧着白色的一把白色的花朵,嘴里还在念念有词。

    江晓一边听着她与母亲祝越的对话,一边开口道:“可以留着,到她的面前说。”

    “唔。”何重阳抹了抹小鼻子,便没再开口。

    野人一族人丁兴旺,发展兴盛,自江晓入驻以来,也并非“穷兵黩武”,他也继续祝越女士的任务,开始教授野人们语言和汉字。

    野人们的智慧很高,只是毫无根基,江晓心中想着,下次再来的时候,也许可以给他们带来一些书籍。

    从眼前的画面就能看出来,野人族的发展真的很好,在这片巨大的墓地中,有三三两两几个野人,带着孩童,跪在墓碑前祭拜。

    江晓并不认为它们知道今天是重阳节,对于他们的这一行为,应该算是寻常的祭拜行为。

    仓廪实而知礼节,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

    野人们心智已开,希望他们能一代一代发展的更好。

    在何重阳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一座坟茔前,何重阳跪下身子,将花朵依靠在了石质墓碑上。

    咚!咚!咚!

    三个响头,江晓听着一声声闷响,看着何重阳身前那撞下去的小土坑,江晓不由得心中无奈,笑着摇了摇头。

    她的莽,贯穿了生活的方方面面。

    随后,江晓便听到了何重阳的低声细语:“妈,我来看你了。”

    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嘿嘿,平时都不知道啥时候来看你,今天应该是来对了,江晓说了,九月九是祭祖的日子,以后我每年过生日,都来看你。”

    “你走之后的第三年,江晓来啦,他现在是我的师父,他很厉害的,什么都会,我现在都可以化星成武,召唤出来方天画戟了!”

    “江晓说了,我的星图叫方天画戟......”

    “江晓说了,我是所有人中训练最刻苦的......”

    “江晓说了,只要我努力,我可以成为最强的那一个,可以保护所有人......”

    说着说着,何重阳的眼眶泛红,声音中带着一丝哽咽:“江晓还说了,你不是不要我了,你也不想离开我,你是最不愿意离开我的那个人......”

    何重阳吸了吸鼻子,小小的身影跪在巨大的墓碑前,胳膊抹着眼眶:“江晓还说,等我能忍住不哭的那一天,他就要走了。他说他不是不要我,他和你一样,都不愿意离开我......”

    “我天天都和他在一起,每一分每一秒都守着他,生怕他突然消失不见。”

    “今天,他第一次没有陪我去训练,我一上午都在担心,心里慌慌的,生怕我回家的时候,他已经走了......”

    听着何重阳的低声轻语,江晓一时间没忍住,撇过头去。

    何重阳突然抬起了头,深深的吸了口气,抹了一把眼泪,泪湿的脸颊上,露出了让人心酸的笑容。

    何重阳向前爬了两步,额头抵在了那冰凉的墓碑上,悄声道:“江晓给我雕刻了一个小小的石板头像哦,他每天晚上偷偷摸摸的雕刻,还以为我没发现呢,我才知道,原来今天是我的生日,嘻嘻。”

    “妈,你在天上保佑我,别让江晓离开我好不好,你走了之后,他是对我最好的人了,求求你了......”

    江晓转过头,默默的看着那墓碑,心中对祝越诉说着话语,似乎是在表明去意:“再回来,我会给白桦林带来作物种子,带来书籍、知识和技术。

    更重要的是,我会给小重阳带来玩伴,带来那虎头虎脑的圆圆,给她带来上层雪原里被困的叔叔和阿姨,他们人很好,会和我一起,照顾小重阳健康成长。”

    江晓的目光,缓缓落在了那跪在地上、额头抵着墓碑窃窃私语的小重阳。

    漫天飘洒的黄叶下,寂静的墓地之中。

    江晓深深的叹了口气:我向你保证,下次回来,我便再也不走了。

    ...

    《九月九》

    重阳又重阳,岁岁古坟荒。

    落叶客白桦,人情即故乡。

    第一次写、轻喷,愿诸位离少,聚多。

    另:感谢再三须重事白银大萌的百万打赏,明日加更。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九星毒奶 》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九星毒奶 》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m.9awx.com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