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小说 > 峨眉祖师 >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至道唯仙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至道唯仙

 网站公告:
    神祖证道的一瞬间,大三界内,一切众生,诸位天尊,已然尽数知晓。

    浮黎元始天尊在叹息,玉宸大道君沉默无言,缥缈祖师在为其抚掌欢送,而其余的天尊,太宁,北斗,东世,荡剑,玄冥......他们只是静静看向那传说中的方位,在那里,据说有一座无穷极尽的山谷,在五千年前,仙神二祖走出无何有之乡,前往了那里。

    据说那里有一块青石,世间只有无名之君才见过它。

    据说那块青石被人照见,所见之人便可真正证道。

    “恭送神祖!”

    有天尊的声音显得寂寥,太冥天尊依旧是那副苍老相,他显得有些失魂落魄,失叹道:“古来我打交情最多的,恐怕就是您这位过去之主,岁月之尊,然而如今您已证道,我当为您庆贺欢喜,但世间疾苦,后面的路又要如何前行呢?”

    太冥天尊并没有避讳谁,他的声音寥落,如苍辰零星,点点斑驳,坠入到无穷无尽的银河瀚海,无人深空。

    而在赤桑树下。

    北斗天尊探出手掌,在虚天猛然拍了一下!

    冥道转动,无数妄图潜入过去的恶鬼都被这一掌震的魂飞魄散,天尊亲自出手,显然已是大怒,冥道诸鬼神顿时忙碌起来,头皮发炸,不敢再有半点懈怠。

    时世如今,正是神祖证道离去之时,本该是世间大乐的时刻!

    但却也正是世间大乱的开始!

    过去的大门向众生敞开,虞主失格之后,虽然还能调动岁月长河,却已然失去了镇守权柄,如此的岁月长河,已全然不设任何防备,诸大圣中有人开始蠢蠢欲动,心思已经升起,便再难以落下!

    他们有人知道神祖离去之后,将是太易天尊执掌过去威严,而太易天尊会完全封死过去,不让任何人有半点可乘之机。

    所以如果要开始动手脚,那么最好的时候,就是现在!

    诸天尊没有岁月权柄,只能管控自己那里的一份事情,否则神祖离去,新主未至,天尊贸然插手关乎岁月之事,很可能适得其反,不仅得不到镇压阻挡的效果,还会让岁月大乱!

    因为阴阳是平衡的,如今大阴衰落,大阳旺盛,世间平衡已经脆弱不堪,妄自动作,会让大阴暴动,以至于产生不可预测的后果。

    ————

    “诸天尊此时,正是投鼠忌器,不敢阻拦我等!”

    有人神情癫狂,双目通红,似乎想到自己更进一步的关键就在此时,机缘当头,岂能坐看这等天降缘法从手掌缝隙之中径直溜走?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拼了!”

    有大圣悍然动身,直接闯入岁月长河之中!

    更迭历史,把光辉延伸到过去极尽,那么后来者有可能成为中古者,甚至古老者!

    再把目标定的大一点,为什么不能是最古者呢!

    只需要把光芒蔓延过去,由此在那个时代打下烙印,纵然自己并没有经历那个时代,但是旧世的光辉会反哺过来,足以把假的变成真的!

    “冲啊!”

    “成道之机就在此时!”

    大圣们的希冀与疯狂是可以遇见的,所谓乱世正是枭雄的机缘,而成就大圣者都不是等闲之辈,哪怕是时间日久,已经被岁月磨灭了不少心气,但真正的滔天机遇摆在眼前的时候,他们也依旧会向上奋力一搏,而不是傻不愣登的在旁边看!

    “真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能够看到神祖证道!”

    “俺也一样!”

    虽然好像有什么诡异的东西混进去了,但是这并不妨碍诸大圣冲击岁月长河的壮志雄心,而他们的行为造成诸天暴动,乃至于不少天界发生了“裂闪”。

    所谓裂闪,类似于鸿洞一般,是一种可怕的现象,鸿洞的出现必须要天尊级的法力互相厮杀,并且全力拼战才会撞击产生,而裂闪则是某一片区域的宇世宙光出现错乱,以至于保持这处区域存在的力量全部消弭殆尽,从而让时空在崩溃与重启之间循环往复。

    大圣们的天界,自然都有九重乐土,而那里面的时光流相对于外面来说是放缓的。

    “住手,住手!你们擅自冲击岁月长河,必然会遭到长河反噬!神祖虽然证道离去,但长河依旧,大阴依旧,圆环依旧,四大众生依旧在夹缝之中苦苦求活,这一点并没有改变!”

    “如果不住手,必然会遭来大祸!”

    忽然有光芒照下,虚皇天尊显化,急忙出声,并且连连警告那些冲击岁月的大圣,然而诸大圣红了眼睛,有人竟然直接喊叫起来:“天尊投鼠忌器,不能阻挡我等!速速冲过去,站住自身的轩辕台,向过去行出百步,我等就赢了!”

    轩辕台,六尺三寸,众生存于世间,之所以能够不被时光淹没,就是因为轩辕台,这是存世之基,而大圣们曾经离开岁月长河,就是因为他们把轩辕台搬到了岸边。

    这只是一种比喻,轩辕台当然不是真正存在的事物,而之所以用轩辕台命名,是因为第一个照见这种东西的人,就是姬轩辕。

    天尊亲自下界都已经拦不住这帮和疯狗出笼一样的大圣们了,虚皇天尊面色变化数次,忽然大怒:“尔等再不住手,便让尔等皆有去无回!”

    狠话已经放出来,虚皇天尊心中着实是愤怒至极,他最看不得世间大乱,之前便已经强行入世一次,如今又要来的话,他倒也不介意再重新于世间走一遭!

    这一次的话说的极重,诸大圣中似乎不少人都被震慑,包括后来的一些人也都停住,眼中的欲望也逐渐消退,神智逐渐归返清明。

    虚皇天尊眼看前面那些大圣是打死都不回头,已然面色剧变,眼中怒火不熄,抬手便要打下,哪怕是乱了岁月长河,也要把这帮破坏规矩,不顾天地大局的人给斩杀殆尽!

    然而此时,却有一道雷音响彻,虚皇天尊身边,红云与紫元二位至真显化,对天尊行礼,随后道:“天尊息怒,已有人前去阻挡他们。”

    虚皇天尊定睛一看。

    只听得耳中四万八千响彻,一亿六千万变化。

    “诸圣只见到回溯过去的好处,却不见到相反而行,亦有泼天功劳。”

    那金色巨佛下凡降临,祖佛陀降世于此,而他身边亦有一尊披发道人。

    “天尊所见与我相同。”

    佛陀对真武道人开口,而真武道人回应道:“借此机会,我亦证为天尊,太乙可与雷声普化同,真武亦可与十方荡剑同。”

    佛陀称声大善。

    金佛剑道,两大圣都非凡俗,而闯岁月长河的诸大圣见到这两人,顿时面色惊变,有人便直接骇然道:“不好,是佛陀与真武!”

    “佛陀有婆娑之威,真武有青萍之利!速退!”

    “退?!都到了这个地步,哪里还有回头路,你不看到红云紫元,就在长河外等着吗!”

    有大圣面色阴沉无比:“那可是人间至真!我可惹不起!”

    然而这话出来,便遭到其他大圣讽刺,有人冷声道:“退倒是退不了,但你这句话也有毛病,这佛陀当年一人独斗六圣,后又经诸天尊加持,鸿荒洗礼,更是曾号称当世唯一至真,你晓得他本事多寡?”

    “那真武更不得了,乃是荡剑第一化身,携青萍之利,可使阴阳亦裂,普天之下莫有可挡者!”

    “要么冲,要么死!”

    诸圣退无可退,到了这时候也只能动手,而佛陀与真武早有算计,此乃送上门的泼天功劳,纵然会损失自己底牌无数,甚至断气运丢命数,但如果真的如同老君计较的那般.....

    这世间会有数个天尊位空缺出来了!

    每逢大劫,便有天尊出世定乱,如今神祖证道,而老君所说,仙祖亦不远矣!

    二祖离去,阴阳大乱,此时若是能重定世间......这还不是泼天的功果!

    ————

    人间自有人间乱法,天界亦自有其苦难之相。

    李辟尘都看的清清楚楚,把一切都尽收眼中。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真正的大乱还没有上演,而李辟尘自己,亦要做一回世间的大恶。

    诸天尊或许已有所感,故而皆着手退避,但也有天尊不服,着实想要留下来碰一碰。

    着试手,补天裂,此等胆魄,确实是世众生所莫能及之。

    亦有某位天尊,想要做一些非常之事。

    太易天尊重新走到了旧乡的坟冢前,他在李辟尘呼唤来的花朵中寻找,最后看到了五朵花。

    “陟遐花,栖乌花,重重花,首丘花......”

    这些都算不上最主要的花,太易天尊终于找到了他最想要的那朵,也就是传说中的遗落权柄。

    “蹉跎!”

    岁月蹉跎!

    “哈哈....哈哈哈......呜呜......”

    太易天尊忽然笑,笑着笑着就嚎啕大哭起来,他看着这朵花,过去时代,曾经被他所抛弃的记忆就在此刻全数想起,如汹涌的潮水一般涌上心头,酸甜苦辣,堂堂一位盖世天尊,哭喊的犹如十岁的无助孩子。

    欲修自省,年已蹉跎!

    蹉跎花看上去就像是个花中的老者,弯折着茎秆,和其他的花一点不像,其他的花朵都是欣欣向荣的,而蹉跎花却像是快要死掉的一样。

    而另外四朵都是蹉跎的伴生花,陟遐是远行,忽如远行客;栖乌是返回,重重是迷途,首丘是归于故土的浓烈思念,是所谓狐死首丘也。

    五花一体,共同写下了岁月歌谣。

    过去之事不可追,往世诸事难以忘,年轻远行,老来还乡,乡音无改,鬓毛已衰。

    太易天尊显得有些失魂落魄,他把这五朵花取走,看到李辟尘在无名墓前献的三朵花,他向着那三朵花磕头,也是对无名之君磕头。

    他三叩九拜,随后起身,踉跄而去。

    世人都知道他要做什么,而太易天尊也一直在向着这个目标行进,只不过他如今的状态有些不正常,这正是因为他那些原本被他已经斩断,彻底抛弃的过去记忆,在方才因为五花的影响,全部都回来了。

    那种冲击,那种相隔数百大衍的冲击......也只有即将逝去之人,才能感同身受。

    太易天尊跌跌撞撞走到一座山丘上,他的耳中传来李辟尘的声音。

    “代马依风,狐死首丘.....”

    苍凉的语调,紧跟其后的,却是一道道重峦叠嶂的声音。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

    山影之间,是李辟尘在遨行,而最后的终末,当李辟尘回过头去的时候,天罡童子碎灭的景色,也终于传到了李辟尘的眼中。

    仙祖在这期间数次想过要去取那颗金丹,但是他最终没有去取。

    他选择了人世,故而仙祖没有证我道。

    然而天罡逝去了,仙祖却没有如预定的一样一并逝去。

    当东方玉童子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看到的天罡,那尘埃落尽,最后剩下的,正是仙祖自己的脸庞。

    “诶呀呀,最后的一场赌局.....您选择了人间,但倒是没有去拿金丹,虽然出乎预料.....除了这个变数之外,我这辈子和很多人打了赌注,不过直到最后的时候,我也没有输啊。”

    天罡童子微笑,他的脸孔上尽是裂纹。

    仙祖眨了眨眼睛,他忽然感觉到世间多了些色彩。

    “我是谁?”

    天罡童子忽然一叹。

    千古三问。

    仙祖同样看向他,下意识的问了出来。

    “我是谁?”

    九化身,九仙道,重重叠叠,加上本身却有十相。

    太一依旧是太一吗,还是太一已经不是最初的太一了呢?

    仙祖看向高天,他已经看不到神祖的影子。

    太一忽然笑起来,笑的眼泪直流。

    仙祖很少流泪,上一次是因为那只小水怪,而这一次.....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哭,心里好像有什么闸门坏了,眼睛里也没有个把门的,就这样又笑又哭,而天罡童子逐渐垂下头去,化为阵阵红尘,消散在天地之中。

    “这也是从有到无,再从无到有,苦心人,天不负,您已证真道,天罡....恭送仙祖。”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峨眉祖师》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峨眉祖师》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m.9awx.com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