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 > 兵动三国 > 第254章:交锋 二 ,大周意图

第254章:交锋 二 ,大周意图

 网站公告:
    第254章:交锋(二),大周意图

    “终于服软了”

    荀攸、周瑜看了看又转身停住脚步的曹休,心下暗笑。

    “魏使一再强调,非见我家君上不言,想必肩负重任。既然如此,还是等我家君上到来再说。毕竟荀某和各位同僚,只能决断消失,大事还需等我家君上到来才能做主。”

    谈判有许多技巧,最基本和最根本的便是一定要揣度、明白敌人的心理,做出预判,一步步试探出敌人的底牌。

    揣摩明白了敌人的心理,在与敌人的交锋中,就可以提前做出预判,保证每一次交锋,出招正确,直至试探出敌人的底牌。。

    而一旦试探出敌人的底牌,那就相当于已经基本取得了这次谈判的胜利。

    无论是弱势的一方,还是强势的一方。

    只要知道了敌人的底牌,虽然不能改变谈判桌之外的战场,但至少能在谈判桌取得对敌的胜利。,

    荀攸等人此刻已经试探出了曹休的承受底线,虽然还不知道他的的底盘。但把握了此点,就能一步步用此威胁对方,让曹休自己泄露底牌。

    曹休差点被荀攸的话,气得当场作,长呼一口气才平息下来,摆出一副平静的样子道:“虽然本使所说之事,需要见了周国公才能开口。但一些相关的事,还是可以与诸位商量的。”

    “既然如此,那便请魏使说说,看我等到底能不能决定了。”

    荀攸见曹休态度软化下来,己方已经掌握了谈判主动权,便做出一番大度的样子,淡淡道。

    “本使就明说吧。本使此番前来是奉我主之命,诚意求和,希望我们双方还是极力避免矛盾,以免双方都造成不必要的死伤。”

    “魏使刚才的态度,本将还以为是要立刻开战,原来是来求和啊”

    魏延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冷笑起来,显然又是故意在激怒曹休。

    曹休面显怒色,却是不得不忍下这口恶气,辩道:“孙子兵法云,十倍围之。如今我方守城,贵方攻城,只比贵方兵力差一半。又有己吾城中四万兵马为外援。贵方想要取胜,要付出什么代价,想来比本使更清楚

    和谈,对双方都有利,是解决目前问题的最好办法。这位将军不知为何如此浅陋,竟然看轻求和之使。自古及今,不知多少求和使者,取得改变历史的成果。

    试想,当日若非高祖派张平向楚霸王项籍求和,以鸿沟为界,大汉获得短暂的整合机会,一年后,又如何北出陈仓,取得关中,进而又联合天下诸侯,讨伐项籍,最终逼迫的不可一世的项籍在乌江畔自杀?”

    “魏使夸夸其谈,实不足为论。你主如何能与高祖相比?徒具匹夫之勇,弑杀楚王,无信无义的项籍,又如何能与我家主公相提并论?”

    杨修冷哼一声,立刻站出来又一次驳斥起曹休来:“我主周公璞,出身名门,熟读经史,神通兵法,又兼仁义爱人。昔日,黄巾蚁贼,祸乱天下,我主弱冠之年,毅然弃笔从戎,追随皇甫将军碾转南北,所立战功无数,亲手取贼张梁性命,大数战,斩杀黄巾蚁贼数万,劳苦功高,灵帝封为舒城侯。

    后来,又历任朝廷内外,屡次出剿地方叛乱,安定一方,朝廷嘉奖其功,特设安南将军府,督管荆、豫二州兵事。

    时当十常侍乱政、董卓祸乱天下,引胡夷入中原,我主振臂高呼,集结义军,共讨董贼。

    孔子曰,若无齐桓管仲,华夏皆有命名姓倒置,披左衽之危。我主之功,比之齐桓管仲,亦不遑多让,岂是区区项籍可比?

    我大周人口六百八十九万户,百姓两千一十二万口。五征大将军府常备大军二十五万;三镇将军府常备大军九万;各州郡兵共计三十五万;五大水军都督共计水军十五万。试问昔日项籍之西楚,真正归属之人民几何,兵力几何?”

    杨修长篇大论,引经据典,一连串质问,曹休如何可以回答,生气之余,心中反而冷静下来,明白已经落入了众人全套,当下微微定神,道:“既然如此,那曹休这便告辞,待周国公到时,再来求见”

    说罢,便不理众人,一甩袍袖,便要离开周营。

    “那便不远送了。”

    到了这个时候,荀攸等人也不能让步,索性便任曹休而去。

    曹休出了周营,心中也是着急,若真让大周围了扶沟县成,扶沟城内四万魏军便成了别人砧板上的鱼,死活可任凭人拿捏了。既然周琛没有在大营,那便不如先打上一场,也让大周知道魏军的厉害,免得他们总以为天下兵马都是不堪一击。

    却说曹休回扶沟县城之后,与曹仁一番商量,商量好对策后,也不燃起烽烟,立刻派快骑在大周兵马合围扶沟城之前,信去联络己吾县的夏侯惇大军。

    ………………

    “诸位,曹休如今已经知道了主公不在此地,很可能会联合己吾县的夏侯惇夹击我们。抑或是,派军深入我境内,破坏敌方,给主公施压。各位都有什么想法,都说说吧?”

    曹休走后,荀攸等人并没有散了,而是立刻便开始商讨起了目前该如何应对的策略。

    “军师,按照原计划,我方是围而不攻,因此攻城器械都不齐备,想要威胁到扶沟县的守军,短时间内绝无可能。若是因此反而将其引出城外进行野战,依托营盘,和我大周士兵的优胜战力,再算上主公援军今夜到明日便会到来,我方付出一些代价,取胜绝对没有问题。”

    周瑜一边思索一边缓缓分析起来:“现在应该担忧的,反而是魏军放弃防守策略,也不来攻击我军,若是趁我大周地方空虚,深入州郡,进行破坏、屠杀,那势必会造成极大的混乱,主公继续大战的压力就会增大,所以应当先防范这点,再讨论诱敌、灭敌,才有现实意义。”

    “周将军所说固然有理,却有些太过谨慎了。”

    魏延生性大胆,也不因为周瑜的地位和周琛的关系而心,立刻反对道:“五千横刀卫的战力,毋庸置疑。军师让许褚将军留驻阳夏县城北三十里的边境,便是防范此点。夏侯惇若是派大军正面与徐许将军大战,短时间难以取胜,一旦被缠住,反而为我方援军赶去围歼,露出了破绽。

    除此之外,深入魏国境内的刘晔军师和典韦将军,率领一千轩辕卫战力和机动力都不容忽视,夏侯惇是知兵之将,绝不会忽视此点。我方兵力虽然分作三处,却是可以相互策应,敌人兵力相对集中,处于守势,反而处处受制,绝不敢行此冒险之招。所以我支持军师第一个方略,诱敌出城,与主公配合聚歼魏军”

    “本将也支持魏延将军的看法。”一直很少言的皇甫郦,也觉得魏延所说有理,立刻出声支持他。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今个郡郡兵抽掉一空,各城除了县府差役,便只有百人的城门守卫,一旦魏军暗派一队千人队,那也十分危险,造成的影响将十分恶劣,主公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生。”

    杨修不软不硬站起来反对起来:“依我之见,既然我大周兵员战力胜过魏军,如今大营中又有七万五千大军,何不分出部分精锐骑兵,与夏侯惇将军合兵一处,相互配合,己吾县的魏军必然忌惮,不敢派出大队兵马,潜入我境。到时部分精锐骑兵,完全可以轻松解决,方才的忧虑自然就不用担心了”

    “既然如此,那便请杨内史率所部五千精锐禁卫骑兵,与许将军合兵一处,专门防范魏军暗骑奇袭我境内郡县。同时,本军师会即刻下命,快围拢扶沟县城,一旦己吾县城夏侯惇大军率兵出城,与城内曹仁大军夹击我部,还请杨内史和许将军能够配合策应,或分兵袭击魏军后队,或趁机夺取己吾城,断夏侯惇归路。”

    荀攸说话间,写出一道军令,立刻命杨修领命。

    “末将谨尊军师嘱托。军师、诸位将军,告辞。”

    杨修知道这道命令看似轻松,实则责任重大,立刻恭敬起身领命后,向荀攸和众人告辞而去。

    目送杨修出了大帐后,荀攸立刻下达起命令来:“镇中将军周瑜听令,着你率领一万京畿卫士,围堵扶沟县南门。若魏军杀出,不管有多少,绝不能让其突围而出,只要守到主公援军到达,便算你大功一件”

    “末将领命”周瑜毫不犹豫,立刻领命出帐而去。

    “魏延听令,着你集结所有州郡骑兵,共一万五千兵马,一旦敌人出城突围,或者与援军夹击我军,便由你率军策应各处缺口,拦截魏军万不能让敌人合兵一处,或突围而出。”

    “末将领命。”魏延也立刻领命而去。

    “皇甫郦听令,命你率两万郡兵,扼守扶沟县北门。若敌人从北突围,当拼力拦截,等待四面大军围拢魏军;若魏军出南门,与己吾援军,夹击我方大营,则命你立刻率军猛烈攻城”

    “末将领命。”皇甫郦精神一振,也立刻领命而去。

    “鲁肃听令,着你率五千郡兵,封堵东门。若敌军突围,立刻率军北撤,与皇甫郦将军合兵一处,防范敌人北逃。”

    “末将领命。”鲁肃毫不犹豫,也立刻领命而去。

    荀攸片刻便下达完了命令,将大军分割而出,大营之中只留下了两万兵马,扶沟县城西门却是丝毫不加理会,没有进行防守。

    待众位将军都离开了大帐,荀攸坐在大帐中,看着地图,眼神却是十分犀利地注意到了扶沟县东西的地理环境。

    可以说此刻他已经布置下了一个大口袋,只要魏军出城,那将会被大周的几部兵马分割包围,围困在陈留郡内,快消灭。

    扶沟县西面河流众多,魏军向西突围,很难甩脱大周兵马追击,向东突围,就会陷入他所布置的口袋阵中。

    这东西两路看起来是两个活路,但最终很快就会变成思路。

    剩下一条,扶沟县的曹仁与己吾县的夏侯惇夹击他的大营,这一条看似冒险,但如果魏军战力足够,能很快突破他的几步布置,很快合兵一处,那向北突围,到时还有一线生机。

    只是纵然逃出了他的追击,刘晔和典韦率领的一万轩辕卫,却会如咬在猎物后面的狼一样,再追击的过程中,会将曹魏大军一点点撕成碎片。

    等曹魏大军逃到黄河南岸时,恐怕所剩已经不多,到时大周水军则会彻底断送他们的归路

    荀攸知道周琛如果可以谈判,也不会冒着损伤士兵,与大魏交战,但若是能吞掉曹魏八万精锐大军,哪怕是付出一些牺牲,周琛肯定也会毫不犹豫选择这一点的。

    这正是荀攸在谈判中一直为什么十分强硬,又在曹休甩袖而去后,仍能毫不担心的原因。

    “将军,如今只能冒险了”

    曹休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在劝曹仁:“将军不知末将在周营中谈判时的状况。周琛虽然不在,主持大事的荀攸,虽然口口声称愿意谈判,但却就在于末将谈判的同时,大周的兵马仍旧在不断围拢扶沟县成。对方的意图很明显,不单单是要取我大河之南土地,还要将我大河之南所有兵马消灭。

    这早已远远过了朝内对大周的预判。若是等周琛率援军赶到,那一切都晚了。末将只是希望将军明白,并非末将辜负了主公的期望,而是大周和谈的条件实在太过苛刻,除非我方兵马放下武器投降,让出大河之南土地,并承认对周国公的谋害之罪,不然这场战争,最终会展到什么地步,实在难以想象”

    在大周营内的切身体会,让曹休反而更加冷静起来,他此刻已经再多谈判丝毫不抱希望

    曹休是曹氏一族的精英弟子,他的判断,曹仁绝不会怀疑,面色肃然,禁不住着急起来:“若子烈判断正确。我大魏遭此重挫,形势危矣,当书信主公,告知此事”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兵动三国》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兵动三国》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m.9awx.com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