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 > 大画师 > 093 相见恨晚

093 相见恨晚

 网站公告:
    陈子龙接报后大为惊讶,手中书都没顾得放下就跑到前厅。

    凌励见陈子龙出来,忙招呼道:“兄长,我来介绍,这位……”

    “文来远!?久仰久仰!”陈子龙一见文苞状貌,就合手作揖行礼,根本就不需凌励多费唇舌。江南有多大?陈子龙喜好西学,自然关注相关的人物,这文苞之名却是早有所闻,只是今日方才有缘得见而已。

    文苞一愣,见陈子龙生得面如冠玉,虽然是儒生长袍,却也隐藏英气,再看他手上拿的,居然是归安茅元仪所著《武备志》,顿时生出惺惺相惜之感,抱拳回礼道:“这位,想必就是华亭陈子龙了?”

    陈子龙也不避生疏,上前一步道:“正是,久闻大人在南京为官,却未曾有幸相识,今日正有武略疑惑,请大人不吝开解。”

    凌励暗暗苦笑摇头,他也看清陈子龙手中的书,只用看书名就知道:这位兄长在后院苦读“杂书”呢!如若伯母知晓又会如何?

    文苞和陈子龙旁若无人,一坐下就携手大谈火器军阵、辽东军情,从一支弓箭居然谈到安邦定国的战略。再加上按捺不住的方以智一凑合,三人越说越起劲,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完全把结拜正题放到一边。凌励和冒襄只得相视苦笑,帮着下人准备香案、草鸡、祭果等物。

    只听茶几“乓啷啷”的一声响,陈子龙起身讶然道:“来远兄真要投笔从戎?”

    凌励一看不好,这事情要闹开来,搞不好陈子龙和方以智都要被文苞影响,风流才子不做去当傻大兵了!忙凑近前去扯开一脸兴奋的方以智,顺便横了他一眼后,笑道:“文大人乃吏部官员,哪里能轻易去寻得军职?来来来,我等五人只论性情,也不顾辰光,先行得结拜大礼再说。”

    此时,他无暇去计较文苞提出结拜的初衷了。陈子龙、方以智、冒襄三人的热情如此高,他怎好拂逆众人的意思呢?

    仔细想想今天这事可有些太巧了。

    方以智和冒襄本不认识文苞,只是对凌励有深交结纳之心,却因师生之实,就算年纪相差不大,也很难提出结拜的话来。哪知这文苞一来就提出结拜,给方、冒二人制造了契机,让凌励考虑到方、冒二人的面子,也就无法拒绝文苞所请。再加上尤万松不知就里,一心想巴结南京来苏州办事之吏部官员,热情过头之下马上叫了陈子龙出来。陈子龙偏生也好军事,又久闻文苞之名,两人一见竟然格外投缘……这下,结拜的事情就此落定了!

    真不知道是凌励命苦还是文苞命好,诸般因素全部凑齐!一个莽撞的结拜提议就此成为无可转折的定议。

    当下五人三拜九叩以香烛祭拜天地,以誓言告知神灵,以血酒盟结兄弟。礼成后相叙生辰年纪,以文苞、陈子龙、凌励、方以智、冒襄为序,稀里糊涂地就让凌励多了一位兄长两位义弟。

    “好!好!一堂年轻俊杰,老夫看着都眼热哩!倘若年轻十岁,也当放着长辈不当……呵呵。”尤万松见五人结拜之事已成,忙拍掌叫好,又引得五人以陈子龙之辈份见礼一番。

    尤万松神色自若,安然受礼后,笑道:“老夫就托大一回了,文苞啊,这吏部对苏州知府陈大人……”

    文苞面粗心细,闻弦歌而知雅意,忙欠身回答:“舅父大人,陈大人身负皇恩,治下不严为一过;属地官民勾结为祸却不察为二过;事后按察使司询问调查时,含糊其辞,推诿搪塞为三过。恐怕文苞只能按实笔录,上报部堂大人裁夺了。”

    “嘶……”尤万松捻须作态,一副惊讶的表情活灵活现地呈现出来,又逐渐转成眉头紧锁的模样,沉吟半晌后才道:“唉……陈洪谧大人府上跟子龙府上,乃是三代至交。子龙与洪范性情相投,常书信往来切磋军学。凌励奉部院老大人之命来苏州兴办西学,又多承知府大人相助照庀。老夫也就冒昧直说了,文苞呐,陈洪谧大人之事,可否笔下留情呢?”

    凌励在一旁暗笑,这舅父大人可真是老狐狸啊!虽说他对官场不甚有兴趣,可为人处世这一套功夫,可谓深不可测!撮合好了五人结拜之事,就拿出舅父大人的架子、两个结拜兄弟的人情来压文苞就范了。贼,真是贼!

    文苞显然没想到自己到苏州来的主要公务,竟然跟堂上诸人有着密切的瓜葛。他一向以秉公办事、刚直不阿闻名,此次来苏州查办知府衙门,也是南京吏部诸人都觉棘手,才派他这个小小主事来顶雷。他也深知其中厉害,打定按律办事、六亲不认的主意,只等结束此间不顺心之公事,就转道蓟辽督师门下去做得幕客死士也好。

    如今,尤万松厚着老脸把话题一抛出来,着实让文苞为难。他左右看看,尤万松、陈子龙、凌励都是满眼殷切,方以智和冒襄也是一脸的关注(毕竟在操纵银市这门生意上,陈洪谧是个重要的合作伙伴)。

    权衡之下,无路可走!要让文苞违背母亲的教诲和本性去徇私包庇,难!要让他不顾众人颜面和托付母亲给兄弟的打算,也难!一着急,不由跺足道:“罢,罢了!文苞就此辞官不做,即日携母启程去得辽东,在那沙场之上做一回真丈夫!”

    堂上诸人除了凌励都是大为惊讶,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文苞来访结拜的本心,自然是面面相对,无话可说。

    凌励灵机一动,忙道:“兄长,不如称病如何?顺便接得老娘来苏州,也让兄弟们参拜一番、尽尽孝道。至于带老娘亲去辽东犯险之事,切不可再提!那不是打你四个弟弟的耳刮子吗?”

    陈子龙等人也醒悟过来,纷纷称赞凌励的主意好。

    凌励见文苞尚在犹豫,趁机道:“兄长不若先做一份言辞缓和一些的文书,再飞报南京言病请假。南京方面定然派得他人接替职责,那么兄长半途移交文书,也就谈不上徇私。南京来人,我等再出面盘桓一番,保得知府大人安然过关即可。至于兄长昨日今时所言,要从军报国,以七尺昂藏之躯平息边患,凌励佩服之余却有一言相驳。”

    说着,凌励故意看了看陈子龙和方以智,两人察觉,都是俊面一红,转开目光。

    文苞凝重地点了点头,轻声道:“请讲,兄弟之间,无话不谈。”

    凌励寻思,这文苞和方以智不同。文苞是看清了官场堕落黑暗,也看到边事紧急,这才立志从军报国,以有用之身做热血男儿之壮举;方以智则被昨夜的气氛感染,一时意气而已。两人出发点不同,若用对方以智的言辞来劝说文苞,定然无用!

    那么,本大师只有拿出真本事,说出大道理,来跟文苞见个真章了!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大画师》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大画师》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m.9awx.com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