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小说 > 邪恶奴仆 > 第十六章 大京,我钱永福又回来了!

第十六章 大京,我钱永福又回来了!

 网站公告:
    在踏入酒楼的那一刻我终于知道了我之前为什么会有害怕来到大京的感觉了。

    以前的大京的生活并没有从我的记忆中消去,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深深的隐藏在我的脑海深处,让我一直没有想起而已。

    这是一块生我养过我的土地,同时也是我不光彩的过去的见证。在大京里我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还记的我的长相,但是我深深的知道那些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的血的人加起来都够组成一个禁卫军编队了。我的潜意识里不希望别人知道我的过去,所以我才会在临近大京的时候产生害怕的感觉。不过幸运的是这两年多来我的个子长了很多,原先白皙的皮肤也在万刃山上的风吹日晒中变成了浅铜色。我能相信,就算原先一直跟我赌钱逛妓院的纨绔子弟们看到现在的我也不会把我跟以前他们心目中的小狗子联系起来。

    轻轻的抚摩着酒楼楼梯的扶把,我慢慢的上了楼,心中充满了往日的一点一滴的回忆。

    “客官!三位楼上请!”来招呼的店小二我再熟悉不过了,号称“说书先生”的他,想听什么小道消息的话,只要你付给他足够的钱,保证你比听说书还过瘾。

    不过我认识他,他却早已完全不认识我了。想起了离开大京也有两年多了,我突然想知道一下当然的钟家现在的情况。在琼州的时候我也曾打听过,不过毕竟路途遥远,有什么消息传到那儿也早就变了样了。

    “小二,本人初来大京,想了解一下大京的人情风俗,风景建筑,你能帮忙说说吗?”我拿出一锭五两金子递了给他。

    店小二眼睛都直了,出手阔绰的客人他不是没见过,可是一出手就是赏一锭五两金子的豪客他还是头一次碰到。

    “客官,小人在这大京二十多年,什么人情风俗,风景建筑都熟悉的不行,小的就从大京的西门开始给爷你讲讲...”

    我耐着性子听着他给我说了一大堆我熟的不能再熟的事儿,破蝶菲和刘贤正旁边却听的津津有味。

    “小二,听说两年前钟家嫡系一脉被人一日之内屠戮尽光,可是真有此事?”

    “嘘!客官小声点,这事可不能大声说,要是被那些护城军听到可就不得了啦?”店小二转头四周张望了一下然后道。

    “哦?为什么这事不能说啊?”

    小二压低了声音道:“听说那事跟黄带儿有关,客官,这跟皇家有关的事还是少知道为好,免的惹祸上身。”

    咦?我记的当初钟老头子说的是千石门的对头指使人做的,怎么又跟皇家扯上关系了?难道那千石门的对头指使的人就是皇家那边?

    “这事已经过去两年了,只是这边私下说说,不碍事的。不过既然你说不能说,那也就罢了,不过钟家那么大的家业,嫡系一脉没了,现在主事的又是什么人呢?”

    关于钟家为什么会被杀的问题我根本就不关心,我只关心现在钟家的情况,我担心千石门联系钟家的人,发现我不是钟麟来找我麻烦。

    “现在钟家家主是前钟老太爷的弟弟,不过听说钟家嫡系还有一个人还活着,就是以前大京小霸王钟麟。可是奇怪的是听说钟麟当初被人救了,之后就离开钟家没有回来了。到现在钟家还在找着他呢。小人觉的奇怪的另外一件事就是,那钟家的家主既然已经掌握了钟家,为什么又要去找钟麟这个嫡系的人回来分权呢?”

    这个我倒知道,估计十有八九是千石门的威压所导致。不过听到店小二这么说,我心放下了一半,看来千石门以为钟麟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没回钟家,甚至可能是被钟家的旁系所害,并没有怀疑到我是个冒牌货。只要没被千石门怀疑我这个所谓的钟麟是个冒牌货我就不怕了,在江湖中我可以玩的天翻地覆,可是一旦碰上了千石门那是不是人的家伙,我就只能束手待毙了。

    “这上面的人做事又有几件是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看的明白的呢?”

    “客官你说的也有道理。”

    ...  ....

    “好了,饭菜已经上来了,你可以走了。”

    “那小的就告退了。”

    我们三人对着面桌的菜肴边吃边聊,实际上正确点来说,应该是破蝶菲和刘贤正两人在聊着,我在旁边听。

    我也看出破蝶菲是因为上次主动投怀送抱一事对我耿耿于怀,故意只找刘贤正说话气我的。

    刘贤正看到破蝶菲对我的态度大变,心里乐的早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不过他还要做出一幅平易近人,与人和善的姿态,不停的找话题跟我说话,怕我感到遭受冷落。

    不愧是世家子弟啊,做人虚伪到这个程度,没有经过一番训练是不可能达到的。

    “小二,算帐!”吃饱饭后刘贤正主动开口结帐。

    “喂,你怎么这样?刘公子说请客,你就心安理得的吃白食?总得礼尚往来才对啊。”破蝶菲不满的踢着我的脚低声说道。

    我心中暗笑,刚才还故意跟刘贤正说说笑笑,现在这么说不是把我当成跟她是一伙的吗?口是心非的家伙。

    “既然之前刘公子说要请客了,我又怎么好扫他兴致?下次吧,下次我请。这次就算了。”我心里暗道,这次我怎么能去跟他抢付帐呢?我还想等着看他出糗呢。我要是抢着付帐不是给他台阶下么?

    “承惠两百七十三两五钱,就算公子你两百七十三两好了。”掌柜的一阵噼里啪啦地打着算盘之后报出了价钱。

    听完之后刘贤正伸手去掏钱。

    突然他脸色大变,脸色从青色转为红色,又接着变为紫色。跟开了染坊似的。

    “公子莫不是忘了带钱出来?那就让你的伙伴先行支付吧。”观人无数的掌柜一眼就看出了刘贤正的窘境。

    哈哈哈!我心里大笑,要钱是吧?耍富是吧?我倒要看看你这次怎么办!

    刚才我在他的肩膀拍了一掌的时候我借他的衣服传劲,早就将他的钱袋震为粉末了。这当会他的那些银票早就不知道随风飘到哪个旮旯里去了。

    那一沓子的银票,够他肉痛一段时间了。

    “掌柜的,这是我随身携带的玉坠,暂时先抵押在你这做饭资,等明儿我拿钱来赎,你说成不?”

    “这怎么行呢?我这又不是当铺,再说了,你这玉坠是真是假还很可疑呢。喏,你不是还有两个同伴吗?让他们付不就行了?”

    “这玉绝对货真价实,不信掌柜的你可以叫人来验验嘛。”

    “你这人怎么这样?有简单的办法不做偏要找麻烦?让你朋友先结了帐不就得了?先不说你这玉是真是假。这找人验玉,估算价值,都得花钱花时间,我这一刻钟数十万上下,哪有工夫陪你瞎折腾?”

    破蝶菲在饭桌上看到刘贤正跟掌柜的好象是起了争执,便站起身,走了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姑娘,你跟这位公子一道来的吧?正好,麻烦你把帐结了。这位公子忘了带钱了。”

    “哦,行!不好意思啊。总共多少钱呢?”破蝶菲一边道歉一边问道。

    “两百七十三两。”

    “哪,给,这是三百两银票,多的不用找了。”

    哎,真是让我失望,本来还想多看会戏呢。结果给破蝶菲这么一搞。得  ,没看头了。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笑着对刘贤正说道:“刘兄你也太大意了,出门钱包都不带。你不会是故意忘记带的吧?”

    刘贤正涨红了脸,却也不辩驳一句。

    这让我有一种出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这小子,心机重和城府深,是个奸才啊。不过既然我已经跟他不能和平共处了,管他是什么才,总得找个时间把他干掉才行,被象这样的人物盯上,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常言道,宁可得罪真小人,也不得罪伪君子。象他这种彻彻底底的伪君子,早点解决早放心。虽然我自问武功在江湖上应该已经无人能及了。不过这一个人武功再好,也耐不住阴谋诡计的。把威胁到自己的东西在它刚发芽的时候铲除掉,这向来就是我的做人原则。

    “蝶菲,这聚会什么时候正式开始呢?”我回到元冷巷的时候开口问道。

    毕竟我是个黑户,若是聚会开始的时间还有段时日,我便不适合呆在这里了,免的被人发现。

    “后天就开始了。”

    “这聚会到底要说什么内容呢?我看进进出出的人都是了不得的武林高手,而且人数还这么多。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事需要找这么多人聚在一起?难不成是要推举武林盟主之类的东西?可是那却不应该在官员的府邸中进行啊?”

    “到时候就知道。”

    “切!了不起呢!神神秘密的。”我对破蝶菲的态度嗤之以鼻。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邪恶奴仆》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邪恶奴仆》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m.9awx.com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