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 > 银蝇的女帝 > 第三章——血之誓言和骷髅戒指

第三章——血之誓言和骷髅戒指

 网站公告:
    五千年前,欧罗大陆、这块人类在先文明毁灭后重建家园的土地之一,在地图上并没有神圣条顿帝国。

    只有一个几乎将整个欧罗大陆的疆土都囊括其中的庞大帝国——新生神圣罗马帝国。“上有众神统治的天庭,下有恺撒皇帝统治的罗马帝国”就是当时的写照。

    三千多年的漫长统治后,新生神圣罗马帝国的统治者是生不逢时的尼禄.凯撒。这位聪明得过头而穷极无聊的皇帝对世俗的一切感到腻烦、便开始研究恶魔学。

    尼禄和地狱七君主之一、“蝇之王”贝尔丝芭布(beelzebul)达成契约,他将自己拥有的一切全部奉献给这位在地狱权势显赫的恶魔女王、以换取常世无法得到的快乐——成为能受到贝尔丝芭布宠爱的使徒。

    贝尔丝芭布让尼禄恢复了年轻时的英俊相貌和青春活力,然后两人在十三万美男美女生祭的尸山血海中交欢。整个帝都新罗马城的男女老少在狂气的背德悦乐中尽情交欢、互相砍杀,宣泄着暗藏在心中最阴暗处的yu望。

    连续七天七夜的疯狂派对,最终以尼禄亲自点起一把大火、将伟大祖先给自己留下的帝都化为灰烬作为结束。传说贝尔丝芭布在带着尼禄返回地狱前如此预言:

    “我和我忠实的使徒尼禄的子孙会在这块土地上建起一个更强大繁荣的帝国。血管里流动着的蓝色蝇王之血,将是他们的证明。他们中会出现一个让此大陆臣服在其统治之下的帝王,此人将作为我的继承人得到与神匹敌的力量、成为新的‘蝇之王’君临常世和地狱。”

    之后几百年中,新生神圣罗马帝国像切蛋糕那样被分成了许多由无足轻重的王侯所统治的无足轻重的小国,这些小国在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指引下大鱼吃小鱼。随着历史车轮的推进,在这场你吃我、我吃你、大家互相吃的大食竞赛中出现了位优胜者——让新生神圣罗马帝国再次耸立在欧罗大陆上的查里曼.凯撒大帝。

    这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自称继承了凯撒家族正统血统的男子用他的战剑和权威将七零八落的小国小邦收拢在一起再兴了新生神圣罗马帝国。当他在战场身先士卒地浴血奋战时、挥洒出宝蓝色的热血。而他的所有直系或旁系的子孙,血管里流动的毫无例外都是这种异于常人的蓝血、以致他们被尊称为“蓝血贵族”。在欧罗大陆,这被看作是“贵族中的贵族”的象征、是种天生的荣耀——当然,此时已几乎无人知道恶魔女王的预言。即使知道,也无人敢流传。

    就在查里曼大帝即将统一大陆的时候,这位伟大的蓝血大帝倒在了渺小的卑微贱民向其背后射出的毒箭下——不是因为仇恨、而是因为比仇恨更可怕的嫉妒。

    世人常常盲目地认为只要是草根阶级反对贵族阶级的行为就代表了正义;甚至认为出身草根阶级的人就一定是“好人”、爬上去后一定会为草根阶级造福。

    事实上,从草根阶级往上爬的人大多只是嫉妒处于权力金字塔顶端阶级的特权。越是出身卑微的人为了能往上爬往往就会越卑鄙、无耻、下流、不择一切手段。等他最终爬上去后,往往就像暴发户那样急不可待地去满足自己心中长期淤积的不平衡心理——享受、挥毫、为所欲为、甚至比原来的统治者有过之而无不及。

    贱民之所以成为贱民并不是因为出身,而是因为这种贱民心理。如果无法改变这种心理、就是得到了权力也无法成为“贵族”——这不是指那些靠祖宗功德封妻萌子的天生贵胄,而是指能够肩担江山、胸纳万民之人。

    可惜,查里曼.凯撒大帝死后,虽然江山没有落在贱民之手、但其子孙中也无人能挑起这副重担。结果,刚刚复兴的新生神圣罗马帝国再次被分裂成几十个小国。

    随着你吃我、我吃你、大家互相吃的大食竞赛再次开演,最后剩下四个胃口相当的选手开始长期对峙。而欧罗大陆则从此进入了已维持一千多年之久的四国鼎立状态。除了这四国外,此大陆也时不时地受到来自其它大陆的各异民族的侵攻。

    这四国是:以继承查里曼大帝正统血脉而自居的罗马元首议会制共和国、现任元首是奥古斯都.凯撒;原新生神圣罗马帝国的首席大臣所创立的西西里亚王国、现任国王为维托.唐.科莱昂;原新生神圣罗马帝国的权贵士族所建立的法兰克王国、现任女王为路易丝.德.菲力浦;还有就是——整部国家历史就是战争史的神圣条顿帝国。

    来自其它大陆、信奉大神奥丁的流浪自由骑士齐格弗.冯.腓特烈,这个从极寒的北方大陆而来的骑士在查里曼大帝在世时就带着自己的族人来到欧罗大陆开辟自己的天地,作为自由骑士雇佣军活跃在各个战场。查里曼大帝爱其武勇欲收其为臣、却被他谢绝。大帝非但不怒,反而将自己最钟爱的一位女儿赐婚给齐格弗这个“从北方来的又臭又硬的蛮子”。

    “寒冷的北风和战场的硝烟造就了硬骨头的条顿民族。”——民俗学者如此记载。

    在查里曼大帝遇刺而亡、新生神圣罗马帝国四分五裂后,齐格弗.冯.腓特烈白手起家、靠自己的战剑打出了条顿公国。他的后代则继续挥舞着战剑、用条顿的剑为条顿的犁提供土地,将公国的版图不断扩大。最终,条顿公国改名为神圣条顿帝国、占据了欧罗大陆的整个北方。

    这是个尚武的民族和国家,军队是最宝贵的财富、军人是最荣誉的职业。构成这种“铁和血”国家特色的重要骨干就是条顿贵族阶级。和其它国家不同,整个条顿贵族阶级几乎全是受过正式的军校教育和严格的实战训练、拥有较高的军事素质和文化修养、信奉条顿骑士道思想和战争艺术论的军官集团。

    严谨、细致、一丝不苟中还带着独特的高贵和优雅,条顿帝国的军人贵族主义非常简单扼要——“我为我是贵族而骄傲,但不是因为我的贵族身份和头衔、而是因为我对祖国肩负着比普通士兵更大的责任和义务。”

    这就是为什么起家时家底薄得几乎一无所有的条顿人能够创建一个与其它三个富得流油的大国相对峙的帝国。更何况由于地理位置,它还要常常首当其冲地面对来自其它大陆异民族的侵攻。

    而在这个军官集团中,由公国近卫队演变而来的帝国监察军、则是神圣条顿帝国的核心精锐。如果说帝国常规部队——帝国国防军是条顿帝国的强健肢体,那么帝国监察军就是中枢神经。两者相辅相成、互相依托。只是,条顿帝国一直实行的是皇帝和元老院协商处理国家大事的政治体系,而作为将效忠皇帝个人为第一宗旨的监察军与效忠国家为第一宗旨的国防军难免有些矛盾。

    所以帝国监察军的宣誓言也比帝国国防军要严厉得多、并明确要求必须对皇帝和帝国同时做到绝对忠诚——当然如果有矛盾的话则ofcourse皇帝优先。

    “对神圣条顿帝国和皇帝陛下的绝对忠诚,就是我、一个帝国监察军骑士最崇高的荣誉。”——神圣条顿帝国近卫部队、帝国监察军的骑士宣誓言,也被称为“血之誓言”。

    人总是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寻找自己的存在意义,无论是否能够找到、或者是否正确。对于我们的主角——伊莉安娜.冯.里奇特霍芬而言,这个普通的条顿骑士家庭出身、母亲是国防军骑兵上尉、刚刚从皇家士官军校毕业的银发少女成为帝国骑士只是为了尽自己的阶级义务。

    加入监察军完全、完全、完全不是她的本意。如果有可能,她真想婉言谢绝。不过如果实话实说,家族被剥夺骑士封号事小、说不定现在她眼前这个温和得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睛中年大叔——海因里希.希姆莱中将,帝国监察军最高长官兼秘密警察局局长,会马上把她送到想想都恶心恐怖的秘密警察局里接受调查。

    在神圣条顿帝国有这么个让人吐血的笑话——皇帝为了看看监察军、国防军、秘密警察局的办事能力,将一只兔子放进一个大森林、让以上三个机构各派一组代表先后去搜捕。

    国防军的代表花了一个小时找到了这只兔子。

    监察军的代表花了半个小时找到了这只兔子。

    秘密警察局的代表只用了十分钟就回来了,他们拖着一只被惨遭拷打的棕熊、那只棕熊带着无比的恐惧不断地招供——“我发誓,我是兔子!我就是那只兔子!”

    明白了吗?伊莉安娜可不想像那只被惨遭拷打的棕熊那样倒霉——至少她不想因无谓的诚实而受烦人的政治审查。

    所以她乖乖地穿上了这身黑色的条顿式骑士服、在领章上佩上两道银色的闪电纹章、还和其他新人同僚那样按部就班地宣誓。

    好友卡尔玛的脸上充满着幸福和兴奋交融在一起难以自制的神情。伊莉安娜的心里充满着轻蔑和嘲笑交融在一起难以自制的心情。

    她理解这个标准三好学生类型的大少爷王子正在为能够更好地辅助其皇兄——新任皇帝亚历山大.冯.腓特烈而感到幸福和兴奋。

    但是,她比他更理解帝国监察军那光辉形象后的阴暗面。成为帝国监察军的一员,意味着成为只为帝国和皇帝而存在的剑、随时可以为帝国和皇帝的利益而牺牲的棋子、除了对帝国和皇帝的忠诚外可以放弃一切原则的国家工具。如果帝国和皇帝个人发生矛盾,还要以皇帝个人优先。

    伊莉安娜在念出了上面那句让她觉得滑稽可笑的誓言的时候,只在嘴上发誓、没在心中发誓。

    所以这个誓言对她来说,没有任何的束缚。

    她绝对效忠的对象、只有她自己。

    永远只有她自己。

    “血之誓言”最后一道仪式开始了,每个新人都得到一个帝国监察军银制骷髅戒指,上面刻有代表条顿祖先视死如归传统的骷髅头和交叉股骨,象征了对皇帝陛下和祖国的死忠。在戒指的胫环上、刻着“战斗一直到成为骷髅”这句让伊莉安娜哭笑不得的监察军传统格言。

    她看着那些正感动和自豪地说不出话的新人同僚、仿佛已经看到了他们从一个个鲜活的青春生命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骷髅骸骨。

    在将这个骷髅戒指戴在中指上后,大家轮流用自己的士官用制式骑士佩剑割破中指指尖、将血滴在一个银盆中以示团结一致。

    银盆中盛着纯净的圣水。

    一滴滴带着青春生命火焰的鲜红血液落在盆中。

    只有两滴是蓝色的。

    一滴来自卡尔玛.冯.腓特烈。没有任何人会感到意外。

    另外一滴来自伊莉安娜.冯.里奇特霍芬。这让除了卡尔玛和海因里希两人之外的人都感到诧异,但他们现在已经学会了监察军的第一要领——保密。

    皇室顾问早已调查清楚了伊莉安娜的家世,除了相关人士外无人知晓结果,即使是最亲密的同班同学也不知道。卡尔玛除外,他被皇室允许和这个“流着相同的血液”的银发少女保持较亲密的关系、即使她只是个普通骑士家庭出身的下级贵族后裔。

    而造成伊莉安娜的血管里流动着这种血液的原因,就是她为什么始终不想和腓特烈皇族在私人关系上有太深瓜葛的原因。

    也是她始终只和卡尔玛保持着“友人以上、恋人未满”这种奇妙关系的原因。

    ;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银蝇的女帝》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银蝇的女帝》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m.9awx.com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