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 > 银蝇的女帝 > 第二十七章——战场的小夜曲 中

第二十七章——战场的小夜曲 中

 网站公告:
    托了战争的福,即将参加眼下“圣战”的大批西西里亚军人、自由城邦同盟军官兵、一些东新罗马帝国的骑士,甚至连耶和华圣十字军成员都出现在新巴黎城内的各处商场、剧院、饭店和酒馆中。

    尤其是大大小小的酒馆已经人满为患。谁都不知道接下来的战争能不能活着回家乡,乘着能喝的时候多喝一杯也是任何清规戒律都无法禁止的人之常情。如果我们现在去凑热闹,一定会在吵闹得无法聊天的地方光顾着喝酒什么都谈不了。

    我让爱玛和卡妙等人先回去复命,与修依约好在城门口碰头(我和他直接一起行动会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仁兄倒是准时出现,不过他的义妹西瑞拉居然也跟着过来、见到我后主动解释道;

    “我是修依哥哥的监护人,没我看着、他会喝得烂醉后倒在路旁睡着的。”

    修依挠挠一头白色短发,不好意思地冲我笑笑。我装糊涂地答应了一声,便带着他们入城、几个弯转到了高级住宅区,推开了“战场的小夜曲”骑士俱乐部的侧门。按照我吩咐的预定,门内的侍应老练地把我们带进俱乐部内的一间酒吧包房,送上酒水和点心水果后便躬身退下了。

    虽然是骑士俱乐部,但能在这里喝一杯或休闲玩乐的大多是本地贵族和富豪、真正的骑士没几个而且都是西西里亚王国军中的将校。这里是会员制的场所,算是比较干净高雅的地方、至少和那些打着俱乐部名义实则进行“刺激性娱乐活动”的地方不同,没人会不识好歹地来问我要不要小姐或脔童(男宠)作陪。

    也没人会多说多问什么,在这种场所内当差的人都很识趣,对客人的隐私也守口如瓶——因为来这里的人基本都是他们宁可回家得罪老子也不敢冒犯的人。

    伊莉安娜和我来过这里几次、与一些“当地朋友”会面,就在这间包房内还与“红胡子”加里波第中将为更好的合作进行过密谈。加里波第中将的个性很像我三皇兄多兹鲁(两年多没见三哥了,不知他现在好吗?),其不喜欢这里的奢华环境、但却选择这里进行非正式的会谈,可见此地的隐秘性。

    其实,在欧罗大陆各国的大城市中、都有一二个这样的场所。至于功能吗……大概是各国各势力的要人们需要个“暗箱操作”的平台吧。

    我之所以带修依和西瑞拉来这里,只是单纯地不想让别人看见他们和我在一起,与“异教徒”亲密交往已触犯了耶和华教会的教规、更何况我的身份更是“异教徒皇子”。要是被那位担任圣十字军监军的“青茄子脸修女长”塞莉亚知道了,天知道这狂信的老怨妇会咆哮成什么样子。

    “这里的费用很贵吧?俗世的人们太奢华了,怎么这样铺张、世上还有很多人挨饿呢。阿门,主啊、宽恕我今天居然来到这种奢靡的罪恶之地。”

    看着室内装潢得富丽堂皇的环境,如圣水般清纯可怜的女僧侣战士西瑞拉十分不适应,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还暗暗向“主”祈求宽恕。大概像这样“奢靡”的俗世场所,对这位应该从小在教廷长大的女孩子来说就是进来看看也是罪恶。

    倒是“长眠的懒虫”修依一副随遇而安的样子,毫不受周围环境影响地在沙发上端坐下来、这位不称职的神官骑士笑道;

    “我知道殿下您不是想摆阔,这里是修女长塞莉亚阁下想也想不到的地方。不过刚才的侍应,我们不用给他小费吗?

    我替他倒了杯红酒、琥珀色的液体晶莹透亮,从瓶口散发的香气立刻弥漫在室内。

    “没关系、不用付小费,这里侍应的工资每月五十西西里亚金币,还不包括奖金。”

    听完我的话,修依差点从沙发上滑下来、摸摸后脑勺苦笑道:“每月五十西西里亚金币?按现在的兑换率、大概相当于多少法兰克金币来着?反正肯定比我每月挣得要多得多。”

    “相当于五十五枚法兰克金币零六个银币加七个铜币,修依哥哥一点生活常识都没有,每月的那点薪水一个星期就晃没了、没我和其他兄弟姐妹接济早饿死了。到现在还欠着我六枚法兰克金币零八个银币加九十九个铜币。”

    带着纯纯的幸福笑容,水色长发的少女僧侣战士“数落”起了神情尴尬的修依。

    我也十分尴尬。我既能啃黑面包吃野菜、也会品茗酒尝龙虾,却始终保持简朴的生活习惯、只在必要的应酬场合“挥霍”一下。但今天来这里却很容易使别人把我误会成整天醉生梦死的二世祖。所幸这两人一个生性纯朴、一个性格大而化之。

    边喝边聊、我们开始逐渐互相了解对方。

    修依今年三十整、比我大十二岁,西瑞拉比我还小两岁,两人和“流血的铁圣女”希萌与“青茄子脸修女长”塞莉亚一样、都是教皇圣约翰十三世领养的孤儿。

    西瑞拉是其中年纪最小的小妹妹、没什么复杂的经历。一懂事就流落街头,也不知道父母是谁,像流浪的小猫那样被圣约翰十三世无意捡到。本来,圣约翰十三世收养义子义女都有两个准则——第一要有相当的潜能素质(说白了就是养大后对他有用)、第二要身世可考无“污点”(就是说不能是“邪教徒”或“背教者”)。但也许是觉得一脸无辜的小西瑞拉实在可怜,圣约翰十三世父性大发、就随便多养了个女儿。西瑞拉年纪虽小却很乖巧懂事,虽然没什么出众的能力、但很讨人怜爱,当然她本身对别人不构成什么利害威胁也是重要原因。在一群兄弟姐妹中、她是活得比较轻松愉快的,目前是僧侣战士大队副长。

    修依.阿尔沙德则和他这位小妹妹完全不同,他过去的人生可谓一波三折。

    修依出身于法兰克王国的名门贵族世家阿尔沙德家族,但他是身为家督的父亲在酒醉后“宠爱”(强暴)了一名女仆所生下的、母亲在被发现怀孕后差点被赶走。他父亲的正妻主持公道保住了他们母子,但他母亲还是在生他的时候难产而死。六年后,他没人品也没酒品的父亲在某天再次喝醉后从马背上摔下来跌断了脖子(有谋杀嫌疑),之后却立刻有人告发他父亲身前勾结外敌谋反,在草草过场的调查后抄了家(贵族世家间的权力斗争游戏)。那时修依六岁、他父亲的正妻带着他和其他子女在被剥夺贵族身份后到凡迪岗自治领(教皇领)避难。

    那位正妻、实际是现任九大主教中比达和达比的妹妹,十分聪明能干而且待人以厚、纯粹因为政治婚姻才被嫁给了他父亲。但可惜好人不长命,回到教廷任职后忙了两年就得急病过世了。其留下的儿女分别被比达和达比收养,可是修依却因为“并没有血缘关系”而被拒绝门外、成了真正的孤儿。

    让人不理解的是,这个其貌不扬、个性散漫的“小杂种”却被教皇圣约翰十三世看中并收为义子干儿,而且还把他送进了耶和华教会总部的圣十字军军校接受成为神官骑士的培训教育。

    从学习成绩上看,修依实在不是当神官骑士的料、虽然他的文科科目和战术阵法考核成绩还不错。按照修依自己的说法,无论剑术、枪术、杖术、格斗、还是魔法的实战考核每次他都是倒数第一,靠着教皇义父的面子才勉强毕业。

    更让他的教官头疼的是,修依在毕业论文中对教会如“只有死掉的邪教徒才是好人”及“异教徒不肯改教也只能下地狱”等说法提出质疑。好不容易替他摆平了这风波,却已经没哪个部门敢收这位“麻烦人物”、只好让他暂时留校担任临时教官等待工作分配。这仁兄却在担任教官期间对学员们多次散布诸如“所谓的圣战,其实和俗世战争一样都是为了争夺利益而已”等毒害后辈的言论思想。如果他不是教皇义子,大概早被革职查办甚至送上火刑架了。

    为了不让他继续“毒害”学员,军校把他硬推给了部队、修依这样才当上正式的神官骑士。但他懒散的作风丝毫不变、连每天必须的祈祷都能免则免,“长眠的懒虫”的称号由此在军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修依为人与世无争也没什么私生活丑闻、他差点就是圣十字军中的反面典型了。

    教皇圣约翰十三世越来越冷落他、圣十字军中也几乎无人欣赏他,虽然修依用不少“不合章法但却有效的战术”在很多次大大小小的对“魔”作战中获得了不错的战果。但由于分给他的任务都是些援护撤退的“擦屁股活”,而且常常提出些让上层无法理解的“奇策”、他一直处于坐冷板凳的替补位置。他反而因此有闲空专研了常世和非常世战争的各种战术,还自编成册、当然只能用于自娱自乐。

    活得这样超脱的人当然升迁很慢,到现在还只是“圣骑士中队长”。在一群兄弟姐妹中、连最小的小妹妹西瑞拉的职位都要比他高半级。换成别人也许难过得可以去自杀了,但他老兄却反而一副乐得自在的样子。自然,修依因此被公认为教皇的养子养女中最没出息的一个。

    “我很自在,真的。”

    把红酒慢慢地倒进口中,修依非常悠然地说着。我在他介绍自己的时候一直在旁扮演着“聆听者”的角色、等他说完才开始把话题转到大陆形势和目前“圣战”。随着他的侃侃而谈,问答之间、我渐渐确定了一件事——

    此人确是难得的人才,还是个不得志的背运奇才、希代的参谋军师。而且,他内心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那么超脱。

    无人理解、长期郁闷、却又偏偏找不到倾诉对象,这种感觉没有经过那种过程的人是无法体会的。才高八斗、满腹经纶,没有人认可理解就只能一直郁郁寡欢。越有真才实学的人越容易感伤、哪怕他(她)表面装得多么不在乎。

    基本上,人们都希望得到承认和赞许,如果一个人能够坦诚而积极(但不是无原则)地承认和赞许别人、那么往往就会在不经意间交到许多朋友,而这种朋友常常要比花重金耍手腕交来的“朋友”更忠实可靠。

    有时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一身好本领、只卖给识货的主。只看你有没有运气遇到这种人、能不能交到这种朋友。

    我的运气不坏,只是我往往察觉不到自己的运气,离开条顿帝国四处闯荡的这些年月里也稀里糊涂地交了群“狐朋狗友”、士农工商干什么的都有。而且十之八九,他们在结识我的时间都不知道我的身份、即使我坦诚相告也有一半以上的人不信。这些人或多或少、明里暗里都对伊莉安娜和我的“革命事业”(汗颜)提供了帮助,尽管有时我并未出声。虽然不排除里面鱼龙混杂,有些人也是为了“卖个人情”以后好相见。但所谓投桃报李,天知道哪天用得着哪路朋友。

    修依,这个无人理解(西瑞拉喜欢她这位大哥哥,但也不能真正理解他)的三十郎当懒散男子就成了我新交的朋友。

    “这场所谓的‘圣战’抛开理念不谈,仅从战略布局上一开始就是错误的。这不是‘伟大圣战’、而是让官兵们去白白送命的一场政治做秀。”

    几杯酒下去,修依兴致起来后,“伟大圣战”就变成了“政治做秀”。

    “这次四国圣战联军动员了近百万大军,我教廷和贵同盟都只是小伙伴、大头是志在必得要瓜分西新罗马帝国的西西里亚王国和东新罗马帝国。从气势上看,还没打就已将对方压倒,而且因为对手有非人类非常世的黑暗势力而变成了如史诗般壮丽的伟大圣战。但是,在进军前、我们有没有就各自的作战目的进行总体协调呢?没有。我们有没有就与对方可能动用的非常世力量做好战前准备呢?没有。我们有没有哪怕只是临时建立一个统筹规划全局的指挥机构呢?还是没有。”

    西瑞拉紧张地拉了拉修依的袖子,他一时闭口、我连忙给他满上杯子请他继续阐述。于是修依接着分析道:

    “那么为什么这也没有、那也没有呢?殿下您在白天会面时已讲出了根本原因——现实利益。我现在再补充说明,包括我们教皇在内的各国上层大人物都根本就没打算认真地进行本次作战。他们都只是想在这场战争中更多地消耗对方保全自己、谋求如何分到更大政治利益而已。而且据我所知,东新罗马皇帝安东尼和西西里亚国王维托都是拥有黑暗非常世力量的人物,我不排除他们有个人的原因,但‘天下太平’这样的事只会在他们中某一家吃掉整个大陆后才会发生。另外,还不能漏掉仍将侵攻大军驻扎在法兰克王国内、已鲸吞了三分之二法兰克王国国土、随时可能继续南下的条顿帝国——也是贵同盟总帅和殿下您的祖国。”

    放下杯子,他轻叹着指出:

    “如果我没猜错,贵同盟的总帅伊莉安娜阁下就是看穿了这场‘圣战’的本质才减少参战兵马,只投入了高机动性骑兵部队。我估计你们参战的五万骑兵应该是主要以精锐的轻骑兵为主。轻骑兵虽然防御力比重装骑兵弱,但进可速攻、退可速撤,能来去如风地争取更多的战场主动性。骑兵虽不能在攻城中发挥作用,但你们并不承担主要的攻城任务,反而有可能利用穿插运动的灵活战术直捣敌军薄弱环节。‘条顿铁骑、天下无敌’,此话虽有些托大,但贵同盟以条顿骑兵战法在两年间从成立开始的一千人马扩充到现在的十万铁骑、已充分验证了这个说法并非虚言。而前些时候,如果不是发生‘戴高乐自治省事件’,南下侵攻的条顿帝国百万大军的铁蹄也已踏平了大陆。”

    我除了点头就只能点头,因为修依说的完全没错,伊莉安娜的安排确有此意。

    “可是我军呢?虽有两万之众,但大多没打过常世的战争,而且这次的非常世敌人并非只有以前的不死生物和各级恶魔使徒、西新罗马帝国很可能已把‘克苏鲁’强化人类(异常进化)军团投入战场。对这种敌人,我们要有新战术。此外圣十字军是靠信仰而不是军纪统率的,以前从未和‘异教徒’军队联合作战过,您在白天已看到阻力和分歧有多大了。但我们两军如何紧密配合必须有具体的方案。”

    修依的话让我不禁问道:“你的这些看法有没有向希萌大主教阁下反映过?”

    摇摇头,修依露出疲倦的神色、显然他在圣十字军中人微言轻,根本没说话的余地。我沉默着考虑了好一会。然后坦诚地询问道:

    “你想不想与我同盟总帅、还有贵军总指挥希萌阁下一起面对面交流一下?”

    修依以为我喝多了、西瑞拉也呆呆地看着我。我在得到他默认后,随即出去做安排。等我返回包房又闲聊了一段时间后,随着一阵脚步声、三位后请的客人到了。

    门打开后,包房内的修依和西瑞拉立刻瞪大了眼睛。

    来的自然是伊莉安娜、希萌、以及希萌的血族恋人亚兰卡德。

    而我们这些人在今晚之后的再次聚会,则是在轻奏着小夜曲的战场上了。

    ;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银蝇的女帝》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银蝇的女帝》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m.9awx.com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