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 > 银蝇的女帝 > 第十九章——王牌大贱谍

第十九章——王牌大贱谍

 网站公告:
    “饭桶!草包!废物!养你们是用来干什么的!?你们平时不是都很有办法吗!?怎么现在都没主意了!本公我提醒你们,你们都和本公拴在一根绳上,本公要是垮了,一直跟着本公的你们也没有好下场!”

    爱丽舍宫中的觐见厅内,躺坐在原本法兰克女王才能坐的宝座上的贝当公爵声嘶力竭地怒骂着。跪在下方的近臣心腹们不知是真的害怕还是为了避祸而装得害怕,个个把脑袋垂得贴近地面,全身微微颤抖。熟知贝当公爵性格的他们知道,贝当公爵最喜欢手下在其面前露出敬畏的样子,以让其满足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至于其是否真有足以让属下产生敬畏之心的品性和能力,则恐怕是另一回事了。

    不过这些在官场混久了的人精哪个不懂得逢场作戏?就是内心其实看不太起这个只能在他们面前抖威风、在普通老百姓和失势旧贵族面前吆五喝六的傀儡政府头子,他们在其面前也装出敬如神明的德行。再怎么说,直到目前为止,贝当公爵还是他们这些投降派贵族的领袖,这点面子总要给的。

    但是,对于贝当公爵刚才话中那句“你们都和本公拴在一根绳上”,真把这话当回事的却没多少人。

    因为这些内斗内行、外战外行、卖国争先、明哲保身的大人们都知道,真正主宰法兰克的是条顿帝国、是条顿皇帝亚历山大和那些监视他们的条顿官员。贝当公爵只不过是一个摆设,他们所谓的政府也不过是个摆设。只有条顿帝国、只有条顿帝国驻留在法兰克的军政要员,才是他们真正的主子。

    如果贝当公爵被条顿帝国撤换掉,那么接任的人选就会在这些大人中诞生。虽然他们大多都是抱着贝当公爵的大腿才有今天的权势财富,但如果贝当公爵垮了,他们都会像吃食腐肉的秃鹰那样一拥而上地争夺贝当公爵现在的地位——别看只是傀儡政府头子,这位子上可刮的油水可不少。

    所以如同一堆肥肉般瘫坐在宽大宝座上的贝当公爵,在其这些近臣心腹们的眼中还真的越看越像一只等着被分肉的死猪。

    跪趴在地上的人中,有一个同样满脸堆起献媚之色的贵族青年却在暗中仔细观察着现场每个人的神情和心理动态。他正是两个多月前负责押送提供给条顿帝国南下远征军的粮草补给物资、途中被莉昂公主在荒野深谷中伏击打败的维希男爵。当初谁都以为他在那次战役中死了,连他逃回来的部下也这样报告,但后来他却活生生地出现在了他的葬礼上。按照他的说法,是路过的商团——大陆闻名的“米切尔商会”的旅行商团救了他。而此商会会长的公子、红发少年商人洛基.米切尔(此人物的情节参考前文)现也正在马赛城。在这个其实是“火与恶”之神洛基转世、但天生被封印了神力的恶德正太的巧言令色下,维希男爵的解释没有引起什么猜疑。

    照理说,既损兵折将又丢了粮草补给的维希男爵难逃责罚,逃过死罪也难免活罪。但是,维希男爵这次任务在后来被证实只不过是条顿帝国秘密警察局(“盖世太保”)驻法兰克分局局长莱因哈德.冯.海德里希上校的一次“苦肉计”、为了借此派密探混入莉昂“叛军”阵营查探其根据地所在位置而已。说起来,维希男爵也不过是个扮演牺牲品的小人物,对于这一点贝当公爵和其他傀儡政府官员都有兔死狐悲之感,惟恐下次轮到自己。再加上维希男爵在腐化糜烂的傀儡政府中一向勤于上下疏通打点,于是在一片求情告饶声中,贝当公爵对这个倒霉的侄子也没怎么惩罚,只在表面上责备几句外加扣点薪水就算惩处了。

    真起疑心的却是“狼狗上校”莱因哈德。但一来此事是其利用维希男爵在先、而且计划还失败了,派去的密探和两名负责接应的恶魔使徒都没能回来(其实那些密探已得手,是被邀功心切的迪奥和奥迪这对双胞胎恶魔使徒为抢功而抹杀了,迪奥和奥迪则在后来死在伊莉安娜之手,具体情节参考前文);二来维希男爵是被洛基的商团所救,莱因哈德对这个行事处于正邪之间的邪神转世少年不敢轻易冒犯,不想为了维希男爵这么个小人物去得罪实力未知的转世邪神——那可是其主人、七大恶魔王之一的“蝇之王”(现为条顿帝国皇后的苏菲雅)也不想没事结仇的人物。

    要是莱因哈德知道洛基和伊莉安娜是“狼狈为奸”的合伙人,那么其的想法恐怕就会和现在完全不同。只可惜,就连神也不是全能全知的。事实上由于邪神洛基一直游离于正邪两道,行事皆正皆邪,无论神魔人都避其三分,更难判定其是敌是友。

    总之,维希男爵算是逃过了平生最大的劫难。逃过此劫的维希男爵和以往似乎并没什么不同,时常和一群狐朋狗友一起终日花天酒地、风花雪月。说起吃喝玩乐,贝当政府里最有雅兴的是从新罗马流亡而来的原庞贝城邦总督公子罗森子爵。虽是流亡贵族,但卷带着万贯私财逃到法兰克的罗森子爵靠着一掷千金的豪气和对上流社会圈子游戏规则的熟悉,在贝当政府里混得很得意。维希男爵原本就和罗森子爵交往甚密,如今相处得更是臭味相投。当然,没人怀疑过这两个标准的“腐败糜烂的社会蛀虫”是不是在暗地里进行着什么“阴暗面的工作”。

    许多年之后,为记念黑暗时代、特别是如神话梦幻般的圣魔战争年代,除了有主要记载伊莉安娜生平的《银蝇的女帝》、评说圣魔战争和四位“废弃公主”事迹的《圣魔战争启示录》,还有收录了这段乱世里各个国家势力中所有有名有姓的文臣武将的《乱世将臣录》。在《乱世将臣录》中,有“天才的魔军师”修依、“百人斩勇者统帅”斯巴达克思、“红胡子”加里波第、“光辉的圣骑士”尤西斯、“王虎”王海峰、“鼓动的星辰”卡妙、“真红的闪光”基古思、“所罗门的恶魔”贾多、“荒野的闪电”强尼、“苍狼”松永真次等等人物。其中,也有被列入王牌间谍中的罗森子爵和维希男爵,这些人在关键时刻起的作用决不亚于千军万马。

    只不过,罗森子爵等被后世的谍报特工人员奉若神明的王牌大间谍、都认为自己更贴切的称号应该为“王牌大贱谍”。

    因为真正的间谍并不像什么《代号零零七》等间谍小说的主角那么正义伟大、那么潇洒得意、那么风liu倜傥。现实世界里的间谍要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够贱”,只有“够贱”的人才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在间谍世界成功扮演各种角色完成任务。间谍这份工作并不适合道德高尚和良心旺盛的人干,往往只有卑鄙无耻的“够贱”小人才能胜任。除了对主人或效忠对象的忠诚外,真正合格的间谍不应受任何道德规范和良心感情的制约。这也许很不近人情,但间谍这一行原本就不是人干的活。

    其实无论罗森还是维希,目前都不能算是“人类”了。他们是只效忠于暗之王女伊莉安娜个人(不是自由城邦同盟,更不为公理正义)的“不死的黑暗侍从”,类似恶魔使徒的存在。与恶魔使徒的不同之处是,他们以与伊莉安娜签定灵魂契约而不是出卖灵魂的方式宣誓效忠,没有恶魔使徒的那些“雅癖”(喜吃人肉等)。他们是伊莉安娜谋略手腕的阴暗面,专在黑暗中为她处理“阴暗面”工作的黑暗仆人。

    (我这一身肥肉的公爵叔父倒也可怜,无论被条顿帝国撤职还是被莉昂公主推翻,都不过是在当替罪羊而已。而他老人家的这些“近臣心腹”,大概全都合计着在他倒台后取而代之或是划清界线、把所有的罪过都推卸到他的头上。嘿嘿嘿,无能者坐在高位,想要全身而退都难于上青天。不过,这里面倒可做点文章……)

    维希的神色不变,心中却暗自思索起如何利用眼前的局面。他就像一只嗅到血腥味的猎犬那样感到了机会的来临、并开始像蜘蛛那样盘算着如何布网设套。可惜,罗森眼下不在这里,否则他们两人也许当场就能暗中拍板如何行动。

    正在此时,一个狠辣无情而且阴冷得可怕的声音在他身后的觐见厅大门口响起。发出那个声音的男子似乎心情很恶劣,语气中充满轻蔑和恼怒,只听其冷哼道:

    “哼!贝当公爵骂得很神气啊!饭桶、草包、废物,原来公爵手下尽养这些东西。真是什么样的主人就会有什么样的奴才,既然你和你的人都拿不出实际有效的办法,那么还是老老实实地交由我全权负责处理莉昂叛军的事吧。”

    随着长统军靴踩在大厅地毯上的有力响动声,一个高个壮实的金发条顿将校傲慢地踏步进来。此人外表三十多岁,寒光闪闪的双眼显得精力充沛外、还带着异常残虐的嗜血感。原本跪拜在贝当公爵面前的人,无不吓得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闪退一旁。这个人,才是眼下让这些大人们真正害怕畏惧的人。

    (“狼狗上校”莱因哈德!嘿,好得意。上次欠你的“人情”,我迟早加倍奉还。)

    心中念及当时受骗入局的事,维希暗自冷笑。他知道莱因哈德在最近已成为恶魔使徒,得到了超常世的力量,很多像莱因哈德这样的条顿帝国各级军政要员正以如此方式被“蝇之王”收拢。很快,条顿帝国从上到下就会变成“蝇之王”的帝国。

    维希自然也不是旧日的那个维希了,但他并不会冲动地以新得到的力量去公开向莱因哈德复仇,他要是那种人就不会被伊莉安娜选为“不死的黑暗侍从”。心中虽在冷笑,但维希的表面神情却显得十分惧怕惶恐,慌忙地颤抖着缩退到一旁。莱因哈德在经过他身旁的时候还高姿态地瞅了他一眼,嘲笑地冷哼一声才傲慢而过。许多冷汗顿时出现在维希的脸上,这很符合一个小人物在强者面前的卑微形象,莱因哈德因此更不把维希放在心上。

    “莱因哈德上校,本公不知您今日大驾光临,实在有失远迎,请恕罪。至于处理莉昂叛军的事,自然全听您的调遣,只望您在向上面的报告中多替本公美言几句。”

    贝当公爵再也坐不住了,急忙在身旁侍卫的帮助下下了宝座,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地向莱因哈德上校低头赔礼。其实,莱因哈德的军衔不过是个上校、而贝当的爵位却是仅次于“王”的上级贵族。可是,莱因哈德用“你”来直呼贝当公爵还加以冷嘲热讽,而贝当公爵则用“您”来称呼莱因哈德还显得奴颜婢膝。

    莱因哈德的条顿帝国秘密警察局驻法兰克分局局长身份,使其在法兰克几乎就是决定生杀大权的神明。由于其最近得宠,甚至有权调动法兰克境内的部分条顿驻军,条顿帝国驻法兰克司令部那些比其军衔更高的将领有时也得服从其的命令,而莱因哈德在镇压各地反抗起义中也的确建功累累。对条顿帝国皇帝皇后的疯狂崇拜和对“生杀予夺之权”的浓厚嗜好、尤其是最近其新拥有的超常力量,都使这位“狼狗上校”身上带着某种不属于人类、似乎源自黄泉地狱般的感觉。

    “哼哼,贝当公爵总算还是个识抬举的人。你我合作还算愉快,你对帝国的忠心也是可鉴的,所以我多给你一次机会配合我一劳永逸地解决莉昂叛军。听好了,这次我会动用我指挥权限下的帝国正规军和特殊秘密警察部队,你也得投入所有精强的兵将。我要将莉昂叛军的根据地连根拔起!因此,我想请贝当公爵先帮个小忙。”

    充满压迫感的恐怖气氛中,莱因哈德的话让贝当公爵紧张得差点就此昏迷。贝当公爵不由自主地望了维希一眼,明显是担心自己会像维希上次那样成为“牺牲品”。莱因哈德看出了贝当公爵的忧虑,轻蔑地嘲笑道:

    “请贝当公爵放心,这次我不会拿你或你的人当诱饵。叛军也不是白痴,不会再次上当。不过,我需要贝当公爵关在死牢里的那些叛军俘虏。本来我那里也有,但都拷问得无法用了。那些叛军俘虏不招供也没什么,我也有办法让他们自动带路。”

    贝当公爵并不懂莱因哈德到底有什么办法让那些无论怎么拷打摧残也不屈服的“叛军”俘虏带路,只一个劲地唯唯诺诺。而维希男爵却顿时就明白了,因为如果换成他,也会想出这种常人无法想象的阴狠毒辣的办法。

    会议后,维希男爵在自然优雅的环境里(高级娼馆)与另一位“王牌大贱谍”罗森子爵碰了头。这两位花花公子在妓院里谈风说月还是策划阴谋,就只有天晓得了。

    ;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银蝇的女帝》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银蝇的女帝》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m.9awx.com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