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说 > 银蝇的女帝 > 第二十章——大逆转 上

第二十章——大逆转 上

 网站公告:
    清晨,马赛城下的城郊仍是一片灰暗。原本这时朝阳已从地平线上慢慢升起,但在黑暗时代的现在,太阳要至于比以往晚两个小时才姗姗来迟。

    整齐的火把上燃烧的光与热映着一张张充满肃杀之气的脸,身着深灰色铠甲制服的条顿国防军骑兵们个个面沉似铁地跨坐于高头战马之上。战马除了从鼻孔喷出浓浓的白气外,连一声多余的嘶鸣也没有,一万轻骑兵排列而成的四队骑兵方阵井然有序,一眼望去便有股冲天的“军气”。

    条顿帝国由于摊子铺得过大,再加上南下侵攻不能如预期那样速胜,整体兵力调动方面已经是逐渐捉襟见肘,但由于法兰克这块殖民地的重要性还是在此地驻有十万大军。而这一万轻骑兵是条顿帝国驻守在法兰克的帝国国防军第十八轻骑兵师,是支善于远程机动作战的百战之师,也是条顿帝国驻法兰克军队中的主力部队。

    统率国防军第十八轻骑兵师的师长是小汉斯.冯.西克特准将。其本人名气不大,但其父亲却是条顿帝国赫赫有名的名将——在帝国元帅职位上退休的原帝国南方战区司令汉斯.冯.西克特(参考第一篇第四章开头内容)。这位一看外表就是标准容克(军事贵族)的条顿军官无论在年龄、资历乃至军衔上都要比“狼狗上校”莱因哈德高出一头,现在却不得不听从这个“黑皮狗”(对秘密警察的蔑称)头目的调遣。对于荣誉感和等级观念都很强烈的条顿职业军人来说,自然不是那么太好受。

    可是不好受也得受着,谁让眼下这条“黑皮狗”得到皇帝和皇后的宠幸呢?小汉斯准将板着脸,专心致志地指挥着自己的部队等候莱因哈德的出发命令。

    这支骑兵军团的阵列后方,另有一万五千名骑步兵混合编排的武装部队。他们身上穿的是类似于帝国监察军的黑色铠甲制服,不过并没有监察军的银色闪电标志,而是多了个奇特的纹章标志——一只尾巴是扫帚的狼狗,此乃条顿帝国秘密警察局(“盖世太保”)的特别标志。就像他们的这个标志,条顿帝国秘密警察的职责就是像狼狗那样把敌人嗅出来并清扫掉。帝国秘密警察在组织上是从属于帝国监察军却有更大特权的特殊武装力量,分成穿制服的武装秘密警察和不穿制服的密探。由于秘密警察更针对阴暗性的工作,在名声上远没有帝国监察军荣誉。但是由于它的特殊性,无论是国防军还是监察军都怕它几分。

    这一万名国防军轻骑兵和一万五千名武装秘密警察,都是调配给条顿帝国秘密警察局驻法兰克分局局长——“狼狗上校”莱因哈德的部队。照理,区区一个秘密警察上校并无调遣正规军的权力,但得到帝国上层青睐的莱因哈德却有此特权。

    除了条顿帝国的这总数为两万五千的人马,法兰克傀儡政权贝当政府也抽调出手上最精良的一万骑兵和二万步兵参加此次行动。

    如此,此次扫荡莉昂“叛军”组织根据地的人马足足有五万五千之多。但在小汉斯看来,为了剿灭抵抗组织如此兴师动众并不值得奇怪,而且恐怕兵力还不够。

    是否能根除莉昂“叛军”组织,已不仅仅是关系到法兰克这块殖民地安危的问题,而是关系到条顿帝国的南下侵攻计划是否能继续实施。如果还不能有效地恢复由法兰克延伸到整个大陆南部地区的后勤补给线,那么前方的条顿帝国远征军就很难再取得突破性进展。远在帝都的条顿皇帝亚历山大已经连发好几道措辞越来越严厉的命令,要求务必在近期内一劳永逸地解决法兰克境内的抵抗活动,条顿帝国驻法兰克司令部也只能把此希望寄托在“狼狗上校”莱因哈德的这次代号为“大逆转”的扫荡行动上。起此代号,是因为此战如成功就能大大逆转目前的整体战略局势。

    这次“大逆转”扫荡行动投入的兵力可谓是空前的,可是这五万五千人马要真开进了一望无际的南部大荒野——“枯草和苦水的荒野”地区中,还真有点找不到北的感觉。如果还是不能确定莉昂“叛军”组织的根据地所在位置,要靠地毯似搜查来大海捞针,那么别说五万五千人马、就是五十五万人马也未必能搜索到打击目标。

    不过,似乎对于这个问题,“狼狗上校”莱因哈德已胸有成竹。

    在所有参战部队集合完毕后,有百来名身着囚衣、遍体鳞伤的莉昂“叛军”组织成员被捆绑成一长串连拉带拖地推至莱因哈德的面前。这百来人有些是在战斗中落单被俘的,有些则是进行地下工作时被捕的。这些人的共同点,就是原本全被贝当政府关押在爱丽舍宫地下死牢、等候处刑或转送给秘密警察局处理。

    第十八轻骑兵师师长小汉斯准将皱了下眉头。作为职业军人,其并不怕杀人,但在战场上杀敌和虐杀俘虏还是不同的。这些人现在落在秘密警察手里,尤其是“狼狗上校”莱因哈德的手里,可是想死也死不了的。

    (莱因哈德那家伙想干什么呢?难道他想现在当众拷问这些“叛军”俘虏吗?这些人被折磨了那么久也不肯开口,难道他们现在会求饶松口吗?)

    小汉斯在一旁冷眼看着,只希望这个声名狼藉的盖世太保黑皮狗头目的丑行不要当众玷污祖国和军队的威望。可是,莱因哈德并没有要进行拷打的意思,只刻意和颜悦色(却显得格外阴森狰狞)地向那些“叛军”俘虏问话:

    “各位法兰克的爱国英雄们,知不知道今天为什么把你们请到这里来呢?”

    立刻,一个俘虏中最年长也最强壮的中年巨汉挺起布满伤痕的胸膛,大声喝骂道:

    “大爷知道!是贝当公爵那头猪和他的狗崽子们从我们嘴里问不出什么,所以把我们交给你们这些条顿黑皮狗处置!别白费心机了,无论换谁来,我们都不会出卖莉昂公主和霞菲元帅、不会出卖同伴和组织的!你们条顿人不是以尚武为荣吗?有胆量就放开大爷来场决斗!只会折磨虐杀手无寸铁的俘虏,你们还配称军人吗!?”

    义愤填膺的怒骂声顿时此起彼伏,条顿阵营里的贝当政府军有不少人在大义凛然的同胞面前低下了头,就连小汉斯和第十八轻骑兵师的条顿官兵也感到有些难堪。而武装秘密警察的部队却视若无睹,也许这他们的心理早已扭曲得麻木不仁。

    “嘿,人类真是天真的生物。老实告诉你们,我们秘密警察局的手段可不是贝当政府那群饭桶可比的,由我们审讯的俘虏——也就是你们的同伴难友中一些比较识时务的人已经把你们叛军组织的秘密根据地所在位置说了出来。看见没有?这里的大军就是为了彻底扫荡你们叛军老巢而集合的。今天把你们带到这里来,是因为你们已经没用了,正好为我军此次‘大逆转’扫荡行动祭祭旗。”

    莱因哈德毫不动怒地阴笑一声,令人感到一种不属于人类的诡异感觉。他回头示意小汉斯命令部下动手处刑。小汉斯准将却仿佛没看见,只冷淡地提醒对方:

    “莱因哈德上校,我们帝国国防军没有杀放下武器投降或已被俘的敌人的传统,‘处理’战俘也不是我们国防军的专职。这种工作,似乎更适合你们秘密警察。”

    虽然在名义上接受莱因哈德的现场指挥,但小汉斯毕竟不是寻常人物,正规军职业军人的撅脾气要是牛起来,要勉强其去做违背良心和军誉的事还真不容易。莱因哈德的眼中闪过比最狡猾残忍的豺狼还阴狠的目光,不过并没有当场发作,而是像早有所料那样森森冷笑一下,转而指示秘密警察部队派出一队弓箭手准备行刑。

    “等一下!你这条黑皮狗给大爷我把话说清楚!到底是哪个混蛋当了叛徒!说!”

    中年巨汉怒目瞪视着不以为然的莱因哈德,大声喝问。莱因哈德只嘲弄地冷笑道:

    “哪个混蛋是叛徒?人类不就是背叛成性的生物吗?人类的精神和肉体比玻璃还脆弱,只要有恰倒好处的力量或诱惑就能使人类丧失尊严并背叛同伴。人类就是这么无法被信任的下等生物、被随意摆弄的玩具,对同伴的信任会让你死得无法闭眼。嘿嘿嘿,我可是已经提醒过了……执行处刑,放箭!你们就去地狱寻找答案吧。”

    说完有些让旁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后,莱因哈德在中年巨汉等人的叫骂怒问声中转身而去。声嘶力竭地混杂在一起的怒吼声,很快随着连续利箭的“咻咻”声而变成惨呼声,接着便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

    “狼狗上校”莱因哈德立刻下令全军进发。小汉斯准将发现那些“叛军”俘虏的尸体仍倒在此荒郊野外,便打算吩咐手下收殓一下,却被莱因哈德阴笑一声制止道:

    “这些垃圾让他们的同胞——我们的法兰克奴才们去收拾。小汉斯准将阁下,您的部队是此次行动先锋,还是早点进发吧,请务必于指定时间赶到预定位置待机。”

    (恩?这家伙究竟想干什么?如果真的已知道叛军根据地的位置,为何不马上展开包围奔袭呢?还要等什么?莫非这家伙其实是打算……)

    小汉斯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叛军”俘虏尸体,突然心中浮起个可怕而阴冷的念头,在这种感觉的包围下徐徐带队离去。莱因哈德也没继续停留在这里,只留下一小队贝当政府军收拾现场。

    等到大军走远得再听不到马蹄声,再三确定周围确实无人后,那一小队贝当政府军士兵慌忙地在死人堆中寻找起什么。不一会,几个浑身血污的“尸体”被他们从尸堆里扒了出来。其中,胸口连中数箭却还活着的正是那名中年巨汉。

    “弟兄们,谢了,你们真是值得信任的同伴。这群该死的黑皮狗还射得真准,还好没射大爷我的脑袋,我们在牢里得到你们的帮助才有准备,否则现在大家恐怕全都得玩完,连个赶回根据地报信的人都没了。”

    壮如巨熊般的中年巨汉忍着痛楚起身脱去上身血迹斑斑的囚衣,在他身上竟然包着件用魔兽皮革制成、柔韧度极强的贴身皮甲。其他几个幸存者的身上也穿着这种正好护住上半身要害部位的皮甲。不过并非穿着这种皮甲的人都如此幸运,有些同样身上暗着皮甲的俘虏因被利箭洞穿咽喉或额头而横死当场。

    “真不愧是能空手掐死大熊的重铠骑士队长雷奥大人,在死牢受了那么长时间罪还英勇不减当年,‘钢铁的灰熊’真不是吹的,难怪在死牢里得用十条加粗的铁链才能锁住您。马匹、干粮、水袋已经准备好了。不过,你们都伤得不清,还是先跟我们到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下吧?”

    那些贝当政府军士兵充满关切地替这个叫雷奥的巨汉和其他幸存者疗伤包扎,言语行动中都流露出非常感人的真挚和热情,令这些劫后而生的同胞感动不已。

    “谢谢你们,但现在情况有变、事态紧急,我必须马上赶回根据地报信。这样吧,我受伤最轻、身体最壮,就一个人先赶回去,其他的兄弟们就先留下养伤。”

    包扎完伤口后,雷奥跨上一名贝当政府军士兵牵来的快马,交待了几句便扬鞭而去,转眼间便消失在远方。他走得很快、因为心急如焚,他走得很安心、因为有值得信任的同伴在照顾他的兄弟们。想到贝当政府军里也有这么多充满爱国热情的同伴,雷奥在飞驰的马上真有说不出的豪气和痛快。

    那些贝当政府军士兵,的确把雷奥留下的兄弟们照顾得很好。

    天终于亮了,阳光再次洒向大地时,也洒向刚才上演着热情感人场面的那处荒郊。那几名刚才还沉浸在劫后余生喜悦中的幸存者都已经死了,

    他们所有人,都死得无法闭眼!

    ;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银蝇的女帝》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银蝇的女帝》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m.9awx.com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