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小说 > 杀青香 > 第五章 初见

第五章 初见

 网站公告:
    章岂穿了一件银红色柿蒂纹缀锦锦袄,领口袖口镶边出了一圈白色狐狸毛,头上也带着一顶狐狸毛帽子,衬得小脸精致而可爱。他供着胖乎乎的小手,依次给庄家的太夫人、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行礼,口称“表姑奶奶、大表伯母、二表伯母……“

    除了太夫人,其他女眷没有受他的礼。还不等他在蒲团跪拜下去,就急忙扶起来,送到老夫人的罗汉塌上,又塞了个精致小巧的手炉,

    “天冷,外面灌了一肚子冷风,赶紧热热手。“

    章岂谢过表伯母的好意,礼数周到,倒是没有别人想象的傲慢和难接近。

    “我的儿,苦了你了!你那狠心的爹爹,也不留你到十五,就匆匆打发你来。路上风雪严寒的,吃了不少苦吧?“老夫人握着章岂的小手,心疼无比。

    “还好。爹爹派了罗伯照顾,没冻着,也没饿着。“

    “老罗也来了?他倒是个妥当人,怎么没和你一道进来?“

    “罗伯送我进了庄家大门,就回京复命了。“

    太夫人听了,直摇头,“他如今架子也大了,忘记当年……罢了!那起子烦心事不提了,既来之则安之,好孩子,你以后就在这儿住着,只当自己家!“

    大夫人也笑笑道,“老太太,依媳妇的愚见,表少爷的院子也不用另外收拾,就住老大的‘清风苑’,家具陈设——老太太偏疼大孙子,一用都是上好的,大约也配得上表少爷。“

    章岂眼观鼻鼻观心,“我住大表哥的院子,他住哪里?“

    “他年前就定了游学,还要去川南川北访友,一年半载的回不来。“大夫人才说完,就看到心腹许婆子眼睛好似抽了筋,拼命的眨眼,福至心灵,赶紧话音再转,

    “好男儿志在四方,老爷对老大期望甚深,游学之后还要催着他赶考,这县试、乡试、会试一层层考下来,没有三五年考不完。表少爷安心住着,缺什么,只管和我说。“

    章岂紧绷的小脸这才松了些,“大表哥好生辛苦!“

    周至柔早就退到角落里,有幸围观了全程“认亲仪式“。章岂竟然也有寄人篱下的时候?看着他明明不喜陌生的环境,却还要强撑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心里畅快至极。

    别以为他现在还小,外表稚嫩可爱,就能原谅他过去的所作所为!

    记忆瞬间拉回数月前。

    失控的马车剧烈颠簸,她从车窗里颠出去,迎面两匹骏马扬着高高的马蹄,重重践踏在她身上……

    大概是踩成肉泥了吧?

    具体的痛苦不记得了,周至柔猜测她是甩出车窗落地时颈骨断裂导致死亡。死的迅速,也算福气?不然苟延残喘,接下来的每一秒都是无法忍受的剧痛,和等死的恐惧!

    周至柔紧紧抿着唇,发誓绝不原谅!

    上天又给她一次重生机会,一定是觉得她太憋屈,死了都不能瞑目。

    不报仇怎么对得起自己!

    一边看着章岂和庄家人交谈,一边在心里思考,如何杀人不见血的弄死章岂?嗯,她手无缚鸡之力,痛快的持刀杀人肯定是不能的。

    有了,下毒!

    她的目光悠悠,盯住了章岂手里握着的小手炉。

    这是红铜所制,里外两层,中间一层悬空,放着小小火炭,既能取暖,又没有危害性——拿在手里,怎么转都不会烫到手,算是古人的智慧结晶。

    不过,炭火燃烧,需要和氧气充分结合,才能产生无害的二氧化碳。

    若是不充分燃烧,释放的气体就是一氧化碳!

    一氧化碳无色、无味,有剧毒。中毒轻者头痛、恶心呕吐,重则昏厥昏迷,甚至死亡。

    周至柔的脑中不停运转,已经演绎出“密室杀人“案,如何关紧门窗,如何让章岂在炭火燃烧的房间呆超过八小时……纵然不死,一氧化碳中毒后,也有偏瘫、失语、视力障碍、智力受损等严重后遗症!

    她想的痛快,仿佛复仇计划进展顺利,成功在望。忽然,前后左右的仆役都转头看她。

    菖蒲用力的推了她一把,清脆的应了一声,“老夫人,菖蒲和谷莠在!“

    瑟缩的周至柔就这么被拖着,拖到老夫人面前。

    庄老夫人看着慈眉善目的,指着章岂,“给你们主子磕头吧。“

    晴天一个霹雳!

    让她给章岂磕头!

    一瞬间,“头可断、血可流““威武不能屈“种种描述坚贞的词语轮番冒出来,周至柔的膝盖重有千斤,弯不了!

    菖蒲欢快的矮下去,砰砰磕了三个响头,认了主子。

    作为陪衬,周至柔的迟疑,就像智商有问题,没听懂老夫人的吩咐似地。

    “怎么了?谷莠,还不快给表少爷磕头!“

    脖子一格一格的转动,周至柔慢动作扭头,看着章岂,目光和章岂对上。

    章岂嘴角下拉,模样神情,不算高高在上,反而有点……不耐烦,压根没当一回事。

    周至柔肯定,她此刻就算下跪了,磕头了,章岂也不会记得。

    他眼里根本没人!

    她的骄傲,她的尊严,此刻于他,只是不起眼的灰尘!

    血液全部上涌,耳中轰隆隆的,周至柔听到自己的声音,

    “谷莠……不想去伺候表少爷。“

    “什么!“

    庄家的老少夫人们,顿时皱紧了眉头。

    “你这丫头,说什么胡话呢?让你伺候表少爷,这是多大的福气!“

    周至柔咬牙,必须给得出合理的理由——总不能说,害怕章岂一死受到牵连吧?

    伸出手,故意露出十根还没洗干净的指甲。

    “谷莠只会烧火,怕伺候不好表少爷。府上这么多聪明能干的姐姐,都比谷莠优秀。“

    近身伺候的一定要干净。这指甲缝还残留着黑灰呢,老夫人立刻露出不喜的神色,“岂哥儿,要不给你换个吧。“

    章岂道,“洗干净!“

    他的小腿在罗汉塌上蹬了两下,显示已经非常不耐烦了。

    你不耐烦,姑奶奶还不想伺候你呢!

    周至柔抬起头,正视章岂,“表少爷,谷莠什么都不会,你为什么那么挑剔,不要有主的姐姐们伺候?“

    “因为太烦了!

    章岂实在坐不住了,翻身下了罗汉塌,向庄老夫人告辞,

    “章岂还没见过几位表伯父和表哥呢。“

    老夫人哪有不可的,叫了两个忠厚可靠的仆妇一起随行,

    “天冷路滑,可要仔细!“

    章岂看都没看两个下人一眼,只向老夫人行礼之后,就大踏步离开宣荣堂。

    看得出来,他是真不喜女眷堆里说话。能忍这么久,已是很有耐心了。

    “老太太,这丫头倔得很,要不……“

    大夫人瞥了一眼周至柔,拿不定主意。

    庄老夫人笑得弥勒佛似地,“岂哥儿不是说了吗,‘洗干净’。你跟前的许嬷嬷办事利落,这件事就叫她办吧。“

    “是。“

    许管事收到大夫人的眼神,立马下了包票,“这件事就包在老奴身上!“

    宣荣堂内明明温暖无比,周至柔却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一个时辰之后,她和菖蒲两个人脱光光,塞到浴桶里。沐浴不可怕,可怕的是用一种古怪味道的药水洗头,又酸又有酒味,洗完了还包着头——周至柔拼命的挣扎,“我没有虱子!“

    “老实点,表少爷说过了,洗干净!从头到脚,就不能有一点不干净!“

    说完,许管事亲自拿了猪鬃毛的刷子,仔仔细细的先帮菖蒲洗刷。

    菖蒲叫得和杀猪似的。

    周至柔心凉透了。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杀青香》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杀青香》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