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小说 > 杀青香 > 第六章 一计不成

第六章 一计不成

 网站公告:
    足足脱了两层皮,周至柔才在三日后的上午,和菖蒲获许进入清风苑。

    清风苑位于庄府的东北角,因是长孙的院子,修葺的格外用心。院落前后有三进,十多个房间,左右厢房改造成书房和琴室。除了碧树成荫,假山朱亭,此外还有专门的练武场,摆了未开刃的刀剑等。后院有一个小小角门,开了锁就能直接出府。

    章岂从京城一路千里迢迢而来,来时兴师动众,百多人护卫侍婢。待罗伯回京复命,还剩下的,就只有十二个下人了。

    清风苑占地半亩,房舍够多,肯定是能安排下的。不过庄老太太不放心,命人将角门的门封死,连门后的夹道都封住了。这样一来,出入只能走清风苑的垂花门,那就直通内院了。

    内院女眷众多,不合规矩。

    因此只留了王三媳妇、赵柳媳妇,并大丫鬟珍珠,其他人都送到外院了。

    菖蒲和周至柔算是庄家怕人手不够,送来的“编外人员“,领双份工资。一是庄家给的,之前厨房的烧火丫鬟职位保留,每个月半吊钱,五十个大钱。另外一份是章岂给的,按清风苑三等丫鬟的份例,一个月两百钱。

    “表少爷真是有钱!许妈妈说了,表少爷给的赏赐,自己收着,不用孝敬谁。谷莠,我两的好日子来了!以后啊,拿了月钱,咱也天天吃糖葫芦,吃一串丢一串。哈,气死小桃花她们!“

    周至柔很是羡慕菖蒲的乐观,“这么大的清风苑,做起活来很累吧?“

    “你担心什么,怎么也累不到你!“

    菖蒲兴致勃勃的,对清风苑的一切都很好奇,拽着周至柔前后转悠。转到廊下的假山时,忽然瞅到大丫鬟珍珠,正扬着脖子叫人把灯笼挂在树上,“岂哥儿不喜欢晚上乌漆嘛黑的,这盏灯笼每晚日暮点亮,戌时一刻熄灭。“

    她眼睛一亮,赶紧笑眯眯的过去,“珍珠姐姐!“

    “呦,你们是菖蒲和谷莠两位妹妹吧,走近我瞧瞧!长得真是水灵!“

    菖蒲嘴甜的叫人,越发衬托周至柔像个锯了嘴的葫芦。好半响,她才艰难的唤了一声“珍珠……姐姐“。

    姐姐两字,真是太难了。

    开口之前,不知劝慰自己多少遍“韩信能忍胯下之辱“。

    珍珠笑了笑,嘱咐了灯笼颜色黯了就换掉,一左一右拉着菖蒲和周至柔的手,“以后就是自家姐妹了,不要客套。快随我来吧,早盼着你们了!王二嫂子早给你们准备好了铺盖妆奁,以后你们除了当值,就住在东稍间,地方大又宽敞。“

    暖阁里,烧得融融的火炭,释放十足的热量。珍珠脱了对襟小袄,换了一件宝蓝色马甲,不一会儿,脸就熏得红红,艳若桃花。她说话还带着京腔,尾音拖长上扬,显得韵味十足。

    拿着铁钳子挪了炭盆的炭火,把里面烧的滚烫的板栗夹了出来,“吃吧,趁热。“

    周至柔便拿了一个板栗,左右手来回倒腾,其实是在观察炭盆的火炭。直径大约五十厘米,影响范围在三米到五米。章岂住的正房,肯定比暖阁大上很多。

    空间越大,需要使用的火盆就越多,燃烧的火炭数量也成倍增加——一氧化碳中毒的可能性也就越大了!

    她今儿才第一天进入清风苑,还没机会近身伺候章岂的机会,想要直接谋算难了点。不过,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她就不信,以有心算无心,她会失败!

    年关刚过,天气还寒冷,热水泼地冻成冰。再过半个月,气候变化就难说了。火炭的用量,只会一日比一日少!

    留给她的时间不多!

    “岂哥儿平时住正屋,不大喜欢别人杵在他眼前晃荡。“珍珠抿了一口热茶,说了些章岂平时的习惯,都是很快都观察出来的,具体的喜好却没细说。

    闲聊间,仿似不经意的问了菖蒲和周至柔的来历,听说都是外面买来的,来庄家也不过小半年,这才舒展了眉眼,拿出亲手做的两副围脖、手套,“莫要嫌弃。“

    菖蒲没想到还能收到礼物,欢喜的道谢。

    周至柔却盯着手套背面的柿蒂纹,怔怔看了好一会儿。要是她没记错,上次章岂去宣荣堂,穿的也是柿蒂纹……这么说来,他的穿戴都是屋里人制的,不是外面采买?

    用银子买买买,是极容易的事情。可章岂被家族发配到偏远乡野,差不多是被放弃了,身边伺候的还这么精心细致?

    怎么和她所想的,有点不大一样?

    默默的收下手套,珍珠唤了一声,沉默的王二媳妇,便安排她们去东稍间安顿。

    清风苑福利极好,上岗就有工作服两套,分别是素色里衣、粉色撒花裤子,外穿的月白色长袄、藕荷色马甲以及翠色流水纹长裙。另有丁香结一对,铜簪子一根,绢花四个,毛绒耳罩一个、绣花鞋两双。

    铺盖都是新裁的,内里蓄得上好的棉花,软又蓬松。

    菖蒲在棉被上滚了两滚,“再没想到,我二丫还能过上这种好日子!“

    “诶,谷莠,你从前过的什么苦日子?“

    这个问题问倒了周至柔。

    她脑中画面纠缠,一时是翼山侯府十余年的伏低做小,一时又是那几乎隔世的记忆——车水马龙的现代街道,污染严重的天空空气,还有房贷车贷巨大的生存压力。

    到底哪一个更苦呢?也许活着,就是苦难的本身吧。

    许久,她只是摇头。

    “看你一脸苦相,怕是苦得说不出口吧,可怜可怜!“菖蒲才六岁,口吻居然小大人一样。

    周至柔无语。

    第二日,正式当差。

    卯时起床,随便擦了一把脸,紧赶慢赶往正屋去,却得知章岂已在半个时辰前去了外院——今儿约了庄二少骑马。

    “表少爷起这么早?“

    “今儿特别。平时这个点来就行了。你两别丧气,外面人说岂哥儿挑剔,其实是不大了解内情。等你们呆久了,自然明白。对了,以后别一口一个表少爷了,跟我一样,叫‘岂哥儿’吧。“

    菖蒲道,“那怎么行啊。周大娘说过,主子的名字不能喊!“

    “一个地儿有一个地儿的规矩。你们来伺候的,也跟外边院子里的喊‘表少爷’,岂不是生分了?况且外人听了,还以为你们不是清风苑的人呢!“

    菖蒲就犹豫了,转头看周至柔。周至柔没有心理负担,叫岂哥儿,又不是岂哥哥,有什么难叫出口的?

    她关心的是别的——亲自考察过正房环境,才发现古人的智慧不能小看,庄家怕炭毒伤了庄家的长子嫡孙,竟然设计出一条烟道从地下通向外面。屋子里暖暖的,却没有丝毫烟火气。

    一氧化碳计划,还没开始就破灭了。

    失望只有短短几分钟而已。几分钟后她出了正屋,从抄手游廊的走到后院,就看到两棵茂盛得足有两三丈高的夹竹桃。

    夹竹桃全株有毒,含有欧夹竹桃甙,对心脏有强烈刺激作用——用得好,正面反馈就是救命,反面就是致死了。此外,夹竹桃的汁液,花粉,包括夹竹桃燃烧的烟雾,都是含有毒素的。

    离开剂量说毒性,都是废话。她丢弃了专业太久,正好回去醒醒脑,计算一下以章岂的体重,大概需要多少毒素?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杀青香》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杀青香》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