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小说 > 杀青香 > 第八章 查案(上)

第八章 查案(上)

 网站公告:
    庄大夫人亲自带着人封了清风苑。包括珍珠在内的所有下人,都“请“到其他院子里分别看管住,给水、给吃的,就不许和外界传话。而管家拿了庄家大老爷的帖子去了衙门。不到半日功夫,县衙门的刑名师爷喻世成,带了小厮和书童,以及两个在女牢管事的婆子,常服来到庄家。

    “劳烦喻师爷了!“

    事态紧急,庄老太太顾不得礼数,在前厅见了喻世成,微微欠身,三言两语便托付了查案之权,“老身那出嫁的闺女十几年没求过家里什么事情,岂哥儿是她唯一牵挂担忧的。因为素知她哥嫂都是妥当人,才把岂哥儿送了来,指望家里能好生照顾。没想到才住了小半个月,就出了这档子事!幸甚这次是狗儿,若是岂哥儿有个万一,老身还有什么脸面见人呐!“

    一边说,庄老太太一边滴了几滴泪,后怕之色言溢于表,“若有查出了什么可疑之处,不用顾忌其他,家里上上下下皆可查问!“

    喻世成年约三十,中等身材,身着灰蓝色素面长袍,面容微黑,脸型方正,五官平常。职业缘故,嘴角的法令纹刻得很深。他抿了下唇,“老夫人且放宽心。待喻某查清楚了缘故,再来禀告。“

    喝了几口茶水,便在老夫人贴身丫鬟兰心、兰芝的协助下,开始调查——“雪球中毒“一案。

    先从清风苑下人开始。

    一个一个提审,相互之间不许串通。每提一个嫌疑犯,书童就在旁边记录问话,完全是衙门办案架势。

    与此同时,那两个婆子凭着和蔼慈善的面容,分兵行动,拉扯家常一样和庄家人闲聊,一个时辰后回来,眼神笃定。

    综合来看,此案有三大疑点。

    一是雪球非人,只是一只狗!为了一只狗的死兴师动众,还邀请县太爷的得力助手查案,是庄家势大、目中无人,还是其中另有隐情?

    其二,雪球死后,庄老太太直接命人看管清风苑上下所有人等,不许外人接触。此举不大像是出身乡野的寻常老太太,显得颇有见识。而她的焦急、后怕,又太明显了,和之前的城府阅历又截然相反。

    第三,“若是查出什么疑处,家中上上下下皆可以查问“——看来庄老太太连自己的儿女都不信了。既然是“表少爷“,又分不到庄家的财产。亲戚小住,怎么会闹出狗命呢?

    书童整理好口供递给喻师爷。

    喻世成一边思索,一边随意了翻阅了一遍,指着其中菖蒲、谷莠,

    “只这两个丫鬟是买来的?还不到半年?“

    “是。“兰芝点头,“菖蒲是从人牙子从下口镇买来的丫鬟,父母双亲尚在,前些时日还听说他父母找上门来,道是家中艰难,要卖她妹妹,打听能不能卖到府里来。谷莠……是大少爷路过人市见她可怜,一时心软买下来的。“

    经手的案件多了,任何蹊跷之处都不放过。

    喻世成从口供中凭直觉选了几个嫌疑者,首当其冲的就是谷莠。

    她只有六岁,但下毒只需要带一小纸包的毒药,塞到雪球常吃的碗里就行了,又没多难。她进府的时机也有些奇怪——怎么章岂刚到庄家,她就成为备选的丫鬟进了清风苑呢?毫无背景、毫无特长,原先只是灶台丫鬟,怎么讲也讲不通啊!

    “你的父母丧生在香枫里大火?“

    “香枫里大火丧生的一百三十二人,我与县尊足足忙碌了四个月,记忆尤深啊!巧不巧,所有丧生者名单都是我这书童写的。你父母是姓甚名谁,说不定还记得。“

    周至柔被“请“到花厅里接受问询,很不幸的,一问三不知。

    问之前,和清风苑其他人待遇差不多,有热茶,有肉饼吃。

    问完了,就直接进了柴房。

    大门一关,铁锁咔嚓一声,彻底隔绝了与外界的关联。

    孤零零的看着柴房的窗户,莫名想起两次在香枫里“苏醒“的那一刻,也是这样的阴暗、孤单。地窖里湿气还重,压抑的她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

    周至柔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盖,缩成小小一团。

    原来,她从来都没有想象的那么坚强。

    ……

    昏昏沉沉,不知睡了多久,柴房生锈的锁咔咔几声,忽然被打开了。菖蒲嗷嗷叫,直接扑到周至柔怀里,“我就说,谷莠怎么会害雪球呢?她才没有!“

    周至柔被折腾醒了,睁开眼,呆呆坐在柴草堆里,迷茫的看着大夫人和兰心等人。

    大夫人的眼中难得多了几分慈爱,“好孩子,你受委屈了。雪球的事情,和你无关,快回去洗洗晦气,好好吃一顿。“

    兰心笑着对周至柔招手,亲自领着去老太太院子里。

    在西跨院从头到脚换洗一遍后,换上老太太院子里的三等丫鬟的樱草黄镶边比甲。兰心还备了三菜一汤,亲手折了一根肥腻的鸭腿,塞给她,

    “快吃吧,老太太知道你受了委屈。今儿放你一天假,尽管放宽心,自在点。菖蒲你留下陪谷莠,我那边还有事呢,就先走了。“

    “多谢兰心姐姐!“

    饿了半天肚子,再吃油腻的肉食,怕不会拉肚子?

    周至柔不想糟践身体,只加了点雪菜喝了一碗稀饭,就不吃了。

    “你没胃口?“

    “……嗯!“

    “哎,也是,换了我被诬陷,我也生气!“菖蒲用力的咬了一口鸭腿,吃得津津有味。

    “菖蒲、谷莠,岂哥儿来了!“

    珍珠在门外唤了一声,跟在章岂进来。

    菖蒲立即站起来。没留神,鸭腿掉在地上。还有两口肉没吃呢,心疼得她弯腰去捡。

    珍珠咳嗽了一声,她才反应过来,闷闷的低头,“表……呃,岂哥儿!你怎么来了?“

    珍珠仍旧不满意,“菖蒲,你啊,得好好学说话了。好在是自家人,岂哥儿不是那等小鸡肚肠的,懒得跟你一般计较。换了其他主子,你说句‘你怎么来了’,看怎么收拾你!主子也是能这么问的?“

    菖蒲低头,脸红到耳根,“菖蒲知错了。“

    “你知道,你下次还犯!不会说话,就学学谷莠,不说好了。少说少错!“

    不说还好,说了,菖蒲立即圆了眼睛,

    “谷莠不就是没有说她的身世,才被那劳什子师爷当成凶手嘛!天地良心,谷莠怎么会害雪球呢!还把她当成凶手!“

    章岂不自在的转过头,轻咳一声,“谷莠…那个,我知道你是清白的,这件事过去了。以后你……好好的……“

    “还跟在岂哥儿身边伺候吧。“珍珠笑眯眯补上。

    隔了好一会儿,周至柔才反应过来,章岂这是特意来安抚她的?

    她发着愣,“喻师爷不是来查害雪球的人,他是查谁想害你!“

    而她周至柔没有伤害雪球之心,但确确实实想害死章岂!

    做梦都想!

    说什么清白不清白,她没有喊冤,因为她一点也不冤啊!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杀青香》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杀青香》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