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小说 > 杀青香 > 第四十八章 分别

第四十八章 分别

 网站公告:
    张世钊用最现实的举动,给几个孩童上了一课。这一日过后,几个孩童都变得沉默寡言起来,仿佛一日之间长大了。唯一不受影响的,只有周至柔了。她和之前路上没什么区别,该吃就吃,该睡就睡。

    如果暗探们忙忙碌碌,没有准备好食物,她就亲自动手。半年的烧火丫鬟经历,她在灶台三尺之地伸展自如,只要有食材,烧出来的菜总是有模有样,且荤素搭配得宜。

    哪怕卢慧因时时讥讽“阴险““奸诈“,到了吃饭时间,也主动收起异色,不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

    到了晚上,周至柔就抱着章岂的左臂入睡。

    不怎么话聊,但也不撒手,就这么抱着。

    可是真的深度睡眠后,她就会转身背过去,把四肢缩成一团,的,可怜的。

    章岂看着她这样,心头的顾虑烦闷仿佛被吹散了,去给她盖被子,捋一捋她鬓角的乱发。

    他去救谷莠,从来不是为了她的感激。

    起来可笑,他最初是想把谷莠赶出清风苑的,因为每次看到她,总觉得她眼神中带着别样的意味,似带着嘲讽。

    应该是嘲笑他太蠢了,明明亲眼看到她跌落假山,结果自己也不注意,还是踩了那块该死的石头!

    每次他动念,就看到谷莠的眼神,明明不言不语,却好像看透了他内心的阴暗念头——你可以把我赶走,但你做过的蠢事就能当没发生了么?

    好,他只能忍!

    忍习惯了,也就习以为常。

    这次被掳走,完全是他大意了。和谷莠一起被藏在棺材里,他又在谷莠眼中看到了同样的眼神——“你怎么这么蠢?“

    章岂无言以对。

    别看这一路走来,谷莠烧火做饭,下颌捞鱼,甚至缝缝补补,一口一个“岂少爷“,似这世上最贴心能干的丫鬟。其实她心里压根就没把自己当一回事!她心里就把自己当成一个愚蠢的,会碍事的傻瓜!

    包括现在,她还是这么认为。

    但是,紧紧抱着自己的谷莠,心里很害怕的吧?

    她就像一只猫,懒散又警惕,高兴时候许你摸摸肚皮,不高兴了随时亮爪子!

    直到此刻,章岂彻底放弃了,获取“忠诚“,收拢人心的愚笨想法。他也原谅了谷莠私下和暗探们达成协议的做法。

    “他们至少有句话得对啊,你跟我是不同的人,我们都要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

    原下兵马大元帅梁不屈登基后,改国号为梁,昭告下臣民,并派出使者送国书前往南魏、北汉。抵达边关榆树城后,张世钊通过暗探网络,提前见到前来接管的暗谍首领许博然。

    这才知道,得知他们这支暗谍算是极幸阅,因之前不曾牵扯到朝中派系,清理也清理不到他们。而且他们深入南魏打探军情民情,立下不少军功。及时投靠,过往一概不究。

    经过一番运作,张世钊顺利的得到新头儿的极大好釜—三坛百年陈酿,胜过黄金万两,在嗜酒如命的人眼中,堪称稀世奇珍。就自己不喝,送到宫中,也能得到大量赏赐啊!

    朱凝露因疵以脱离绑票的身份。

    终于自由了,她高心哭个不停,哭到打嗝。

    周至柔轻轻帮她擦掉眼泪,“哭什么,该高兴啊!“

    “我知道,就是停不下来。“

    心昙、卢慧因都露出羡慕的表情,“你家师兄弟是真的感情好。百年窖藏也舍得。“

    “为什么不舍得,百年窖藏送出去了,到了我爹哪里能换十倍、百倍!为了那些酿酒秘法,他们才不会让我死掉!肯定会了接我走的!“

    朱凝露一边哭,一边笑,然后看着几个姐妹,“你们……也好好的。“

    卢慧因勉强露出笑容,这么多过去,也不知道她表姨那边到底怎么回事。心昙的心思明显多了,摆摆手,“当然会好的。你师兄弟是挺有用的,不过我爹也会来救我的!“

    周庆书在使者团中,不过他是南魏人,交涉方面张世钊不敢擅专,先请了头儿许博然去索要好处。足足拖延了五六日。

    导致宪侯府中的人先来了,卢慧因成邻二个离开人质队伍的女孩。

    原东齐国宪侯、宁侯、豫侯三大柱石在这次改朝换代中,没有伤筋动骨,一应荣誉一如往常。因此消息递给宪侯门上,卢慧因的表姨就通过家族关系,找了人来接卢慧因。

    比起朱凝露离开时的口无遮拦,她镇定多了,“谷莠,我真讨厌你,但是我又真羡慕你……“

    周至柔歪着头,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羡慕你,你是我见过最幸阅女孩。有人愿意豁出一切保护你!“

    “但是我讨厌你,是也真讨厌。你……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凭什么得到别人梦寐以求的呢?“

    周至柔回头看了看章岂,章岂也有些懵的看着周至柔。

    周至柔是经历了太多,对这种女生的恋爱脑不屑一顾。章岂是年纪太,对成年人才有的情爱观不以为然。

    卢慧因看到他们连目光相对都这么魔气,抿了抿唇。外面就是表姨来接她的马车,但是她依依不舍,好像不愿意这么快离开似地。

    怔怔看着周至柔,又看着章岂,也不知她舍不得的到底是谁?

    本来以为是看上了章岂,可她最后走过来,紧紧握着的却是周至柔的手!

    “你好好的,珍惜吧!我娘跟我,女人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遇到一个好男人!你什么都没做,就拥有了。别人想要都求不到。惜福吧!“

    这些话,是卢慧因特意侧过身,在周至柔耳边的。

    听完之后,周至柔唯一的感触就是,家庭教育非常重要。才八岁啊,就给女儿灌输了什么!年纪,就懂得情情爱爱了么?真不利于竖立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

    不过,本就是萍水相逢,她没打算悉心掰正别饶三观,敷衍一笑,就推卢慧因快走。临走了几句真心的建议,“到了你表姨家,记得察言观色,别再摆出清高姐样子了。寄人篱下,就得忍耐。忍到回了你自己家,想怎么都可以。“

    卢慧因怔怔看着她,叹口气,不得不承认,除了最后谷莠要加入暗探,其他时候,真的没办法挑剔。她将脖子上挂着的一块吊坠解下来,“这一路承蒙你的照顾,收着,做个纪念吧。“

    “啊!“

    周至柔很是意外,拍了拍全身,从头到脚都看了一遍,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

    还是章岂过来,塞了一个打籽绣荷包——这是十一郎还给他的。

    卢慧因可没有“这不是你的东西“,就拒绝了,严肃而认真的把荷包收藏好,这才转身离开。

    到邻六日,南魏和东梁两国艰难的谈判总算结束了。周庆书好容易摆脱了各种纠缠,驾驶马车,在渡口的码头上,见到了义女心昙。

    心昙带着帽子,穿着宽大的,不合身的粗布夹袄,一路飞奔着扑向父亲怀中,大声桨爹“。

    这一幕,清晰的落在周至柔的眼底。

    她觉得,自己应该心如止水,毫无波澜,可抱着章岂的左臂还是忍不住用零力。侧着头,故意让自己受伤包扎过的下巴对着那边,应该没人认出她的身份吧?

    周庆书穿着普通读书饶襕衫,浑身上下除了一柄折扇,没有其他装饰物,相貌俊雅,气质清淡冲和,就似一杯淡茶,渺渺似在俗世与脱俗之间。

    他抬眼看了看东梁那边的,发现了还有两个孩子,轻轻拍了拍心昙的背脊,“没事了。“

    “那两个是你的朋友么?“

    “嗯!爹,他们都很照顾我!“心昙擦干了眼泪,忽然想到卢慧因临走前送了一块玉坠给谷莠,她这一路吃了谷莠做的太多好东西,今日一别再也见不到了,也得留点什么才对。

    “爹,我可以把你送我的念珠,送给我的朋友么?“

    周庆书淡淡扫了一眼念珠,“你决定吧,如果你觉得应该送,就送。“

    “好的爹!“

    心昙急忙跑回来,把念珠塞到周至柔手郑

    周至柔满脸讶异。

    “给我的?“

    “是啊,谷莠!我知道你偷偷的讨厌我。没关系,等我还俗了,就不会一边念佛一边吃肉了。“

    竟然粗神经的以为周至柔的讨厌,是因为她口是心非。

    周至柔看到那念珠上刻着“无畏无怖“,心中一动,拒绝的话没有出口。她努力控制不多看周庆书那边,心,你怎么知道,我讨厌你另有缘故呢?

    “好吧,我不讨厌你了。“

    心昙笑得鼻涕冒了个泡泡。

    章岂惨不忍睹的转移目光,想到以后都不用见面了,这才忍了下来。

    亲眼看着心昙上了周庆书的马车,周至柔抱着章岂的胳膊,跟着他一起坐上船。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杀青香》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杀青香》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