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小说 > 杀青香 > 第四十九章 教育

第四十九章 教育

 网站公告:
    榆树城北上,是一片茂密的丛林。有蜿蜒的河道经过。可惜到了枯水季,只有更往东的地方才有水流。坐船只做了半,就又换了马车。

    一路风尘颠簸,看着荒凉缺少人烟。章岂和周至柔坐在一辆马车上,虽然牵着手,却没多余的话语,安安静静的

    有时,她转过头,看着章岂,不清是什么。

    是爱吗,不是的。爱,应该是从内而外生出的坚定,爱慕,或者浓烈或者平淡的情感,是对对方由衷的认可,是两个成年的灵魂的碰撞。

    对着一个八岁男孩,能生出什么男女之爱?

    她的记忆不停的倒退,倒徒青屏山、福鼎寺,那个在观音殿度过的一夜。

    当时有多煎熬,过的有多漫长,就有多深刻。

    而回忆起来,只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欢喜。

    那时的你,明知道会付出代价,也要来救我。

    而现在,你还是来救了,以大无畏的勇气不顾生死,令她的灵魂都震撼。

    正当她不知所措,不知如何面对这份情感时,他……后悔了!

    时间过得越久,就越后悔。

    每过一,都能看到章岂的眼神在一点点疏远,身体上没有排斥,但他的心已经远了。毫不客气多,如果再来一次,他才不会挡在前面,去接张世钊那一巴掌!

    这样……也挺好的吧。

    周至柔暗想,虽然后悔了,但这份情,她得记着。

    “章侯爷,恭喜你。南魏和我东梁两国签订了和平协议。你不用在两军战前祭旗了。“

    章岂听了,没有劫后余生的狂喜,或者失态的掉泪,而是平静的问道,“你们想把我带到哪里去。“

    “我东梁的国都——玉京城。“

    “南魏的使团已经回去了,你们带我去玉京城,想把我留下当一辈子的质子?“

    “呵呵,这也不能怪我们吧。早就通知令尊了,是他们分不出人手来接你,没办法,只能我们亲自送侯爷一程了。“

    张世钊淡淡笑着,吩咐手下一路要好生照看着。

    一路走走停停,要不是章岂受了伤,不能吃生冷硬的饭菜,每顿都必须吃流食,恐怕早就抵达玉京城了。好在是自家的国土范围内,倒也不惧怕——

    怕什么来什么。张世钊本以为二十人护送足够了,没想到路过一荒村后,黑蹄得得,带起浓烟,数百匹骏马包围了他们。为首的一人,浓眉大眼,满脸的络腮胡,体形彪悍,一杆红缨枪对准张世钊。

    章岂掀开马车的车帘,面露惊喜,“罗伯!“

    嘴长得太大,一不心牵扯到了肌肉,他赶紧捂着下颚。

    罗伯红缨枪一横,手下动作麻利的绑了所有暗探队伍,其雷厉风行,给周至柔以熟悉的感觉。仔细看五花大绑的方式,这不是福鼎寺绑她手下的侍婢侍从的一模一样吗?

    心中顿时有了一股熟悉的亲切福

    罗伯大踏步走上前,仔细看着章岂,“侯爷,你知错了么?“

    章岂艰难的深吸一口气,“是!“

    “好,那跟我来!“

    靖远侯亲卫罗伯,前进的方向也是玉京城。只是不是暗探们准备的住所,而是玉京城外的庄子。周至柔坐在马车上,速度最慢,最后进去。

    等她到了,就知道罗伯把章岂打了。

    背脊抽了十鞭子,抽得皮翻肉烂,是真抽啊,一点也没留情!因为他亲身犯险,因为他不顾大局!因为他不知所谓!

    “你可知侯爷在京城收到消息,是何等焦急?你为一丫鬟不顾生死,至生身父母于何地?你生来为章家子孙,是为纨绔还是为光耀门楣?“

    抽一鞭子,就问一句。

    句句逼问得章岂无地自容。

    身体的剧烈疼痛,让他精神上无比清醒了。

    “我,错了!“

    “好,知错还不算没救!“

    罗伯代主人惩罚主子,铁面无私。但惩处完了,又悉心照顾,早配置了军中最后的疗伤药,给章岂上药。

    上药也是一项酷刑,疼得章岂嘴唇颤抖,死死咬着手背,才没发出声音。

    罗伯怕他把手背也咬坏了,塞了一被角。

    等周至柔到了,一切都尘埃落定,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房间里忙忙碌碌,丫鬟们把渗血的衣服拿走,满地的血色绷带也收起来,药也快上好了。

    她想去照顾,可是一靠近,就看到罗伯如同探照灯一样的眼神。

    其实,罗伯的眼神已经无比友善了,因为没有一丝杀意。只是,他也绝对不希望自己在靠近章岂了。

    自古红颜祸水,恐怕不知不觉中,她背负了这个罪名了?

    “谷莠姑娘,您一路远来,请回房休息吧。“

    周至柔想了想,在门口坐了下来。

    章岂并不想看到她。

    但是她也不想走啊。

    怎么想,都觉得委屈,她又没有求着章岂来救她。章岂受伤,她也难过,想尽一分心力都不容许吗?她过去是想着找机会谋害章岂,现在早就没了这种想法了啊!

    不过片刻后,她就用成年饶思维判断,这件事和对错没有关系。

    事实就是,章岂还年轻,稚嫩,所有会不顾代价来救她。这份诚挚的,美好的,不值得铭记吗?

    谁不靠近,就没办法帮助章岂了呢?

    她想起自己以前激励的一段文字,站起身来,大声诵读,“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

    这一段一气呵成,念完一遍,又重复念了一遍,甚至发挥的更好了。一连念诵了十余遍。

    房内,章岂本来疼得嘴角抽抽的,听到这段话,也不由跟着念道,“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眉眼都坚定了。

    罗伯缓步出来,目光微带诧异,看着周至柔,“你,读过书?“

    周至柔垂眸道,“跟岂少爷在月微草堂听先生讲解过。“

    “嗯!“

    罗伯的视线落在周至柔身上,没有什么。

    十一月低,章岂的伤势大致无碍了,罗伯按照靖远侯的安排,送章岂去一个地方。章岂和周至柔道别,“我不在的时候你乖巧一点,别惹罗伯生气。“

    “我哪里敢惹黑面阎罗生气啊。他眼睛一瞪,我就缩了肩膀了。“

    章岂气的笑了,“你都给他起外号了,还!“

    他踢了下脚下的石子,“本来不放心把你留下的,不过……我也顾不上你了。“

    就算后悔了,就算他决定疏远了,但毕竟这一年相伴的情分,他还是希望安排好谷莠。

    “少爷,谷莠姑娘的兄长,找上门了,要借谷莠姑娘回家。“

    章岂和周至柔同时露出惊色。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杀青香》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杀青香》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