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小说 > 杀青香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同一个爹

第一百四十二章 同一个爹

 网站公告:
    女孩子,如果长久的被困在后宅,那眼里只能看到庭院里的四角空,心理想的只有锅碗瓢盆和柴米油盐,围绕着父亲母亲丈夫孩子,一辈子就这么磋磨着过去了,永远不会有自己的想法。

    而青岚书院的女学生们,当然不是普通女孩了,出身不同,眼界不同,听了周至柔这么,第一感觉是震撼!震撼之后理所应当的觉得不太现实。

    竟然把十万两银子都投入到孤儿院中?自己就不留一点儿?怎么听着都像假话呢?

    但这是众目睽睽之下,又是第一次见,众人都印象深刻。出去的话如果是笑话,那周至柔这一辈子都成笑话了,永远别想在她们圈子里立足。

    要在九州都开孤儿院,那就必须每个州府都开了!这开支……想一想也不是数目啊!十万两纵然不全花掉,也要花一大半吧?做这种自己根本无法获利,而且还要劳心劳力的事情,她是傻呀,还是呆呀?还是痴傻又呆?

    心理那种想嘲讽,想耻笑的话,到了嘴边却不出来。正因为知道需要付出多大的精力和时间,估计要半辈子?所有人怔怔了,一时间,空气特别的安静。

    许久,胡玉蝶才发出一声由衷的叹息。

    “好志气!”

    “你母亲有你这样的女儿,远胜生他个十七八个儿子!”

    这一句得旁人都笑起来。

    周至柔却摇摇头道,“儿子如何,女儿又如何?我只做我应当做的罢了!”

    胡玉蝶细细品味这句淡而又淡的话,竟觉得自己所思所想,落了一层。女儿身又如何,难道就比男子差了么?她刚刚的比喻,不就明她内心深处,觉得女儿不如儿子吗?若是个儿子,做出这样一番大事业,只有敬佩的,并没人会觉得张狂到失心疯。

    越是细细咀嚼周至柔的话,观察她的神态神情,看她所做的事,立下的志向,前所未有的晴朗透彻。近一年来她的茫然若失,竟然好像找到了目标——不不,周至柔不是她的目标,她想要的是想周至柔一样骄傲洒脱,管世人怎么想怎么呢?她只想做自己!

    有些人相识不久,却得引为之交,大概是骨子里就有些相似的。胡玉蝶认识周至柔还不到一个时辰,就把她当成人生第一知己了。只是面上还平平淡淡的,不然一上来就热乎热情,不是她的性格,更害怕会吓到人家。

    只能在暗处默默关注。

    这一关注不得了,立刻发现书院中有两位同窗不太正常。其他的,不管是清高的,不屑的,或者是好奇的,都很正常。唯独朱凝露和江心月两个,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古怪。

    朱凝露倒是不遮不掩,她的经历若都是真的,那她对周至柔的态度,就耐人寻味了。

    疑惑没有等多少时间就解开了——追剧追到现在的书院女弟子们,做梦也没想到,最不靠谱的猜测竟然成为真实?

    回去的路上,被一个劲儿埋怨对周至柔过于狗腿的朱凝露,“无可奈何”的出真相。看着震惊到木然失色的同窗们,心里暗爽不已。

    怎么,你们都以为我会对一个普通丫鬟俯首帖耳?要不是太厉害了,她能乖巧如猫?

    谷莠?

    丫鬟谷莠?

    答案水落石出了,她才是真正的金氏之女?

    她就是俏生生笑盈盈,挥手间花掉十万两白银,而面不改色的周至柔?

    她做过丫鬟,这怎么可能?

    不对,金氏之女落难,做了丫鬟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事情的关键是,周至柔身娇体弱的,怎么做丫鬟做的叫人没生出怀疑的?

    按照朱凝露的法,她被绑架的那段路途,全靠丫鬟谷莠做饭。这可不是家里的厨房,米面盐油随便用。在荒野之地,自己采野菜,自己生篝火!

    尤其一个细节,她们没有盐了,一日两日少吃点饭还行,一直没有盐怎么有力气?暗探们一直不理会她们,仿佛等她们自生自灭。没有办法,丫鬟谷莠带她们到了镇子上的当铺,当了谁的玉佩,换零盐吃。一顿茶足饭饱之后,她们都觉得玉佩再贵,不值当下的满足。

    一般的千金知道当铺是干嘛的吗?更别提去找当铺口朝哪里开了!

    能上树掏鸟蛋,能下河捞鱼,认得不少野菜和药草,粗通医理,遇到危险不急不慢,保护自己的同时,也保护了身边人。

    周至柔的形象,好像分裂开来,一面是无所不能的多面手丫鬟,另一面则是刚刚她在众人面前的话,两者一点也不一样!几乎没有任何交汇啊。这个女孩,不能深思,越是想,越是觉得雾里看花,看不透!

    青岚书苑的女弟子回到书苑中,一碰头,胡玉蝶当先便了一句,“今日的事情,哪些该哪些不能,无需我提醒各位姐妹吧?”

    “胡学姐请放心,我们家里都跟着买了注的,这一下随口出去,倒是简单。可家里的损失就没法子弥补了,更不知多少家里要破大财的。还是悄悄的吧!”

    “就是,我家里跟着买了几百两,这一赔,几年的零花钱就没了,还要讨骂!又不是周家那个钱多的,多少丢出去都不心疼。”一个女孩自嘲道,眼睛却一一看过其他同窗,同窗们露出会意的笑,她才转过头去。

    “只是纸包不住火,胡学姐,以后要如何呢?”

    “先管眼下吧。总之,从前如何不问了,以后关于周至柔,谷莠的事情,绝对不能从我们书苑学生的口中传出去,明白吗!”

    “是!”

    众女齐声应是。

    这就是当了学生的领头羊的作用了。她一句吩咐,其他人心理如何想不提,私下里绝对不敢违反了,不然就等着被所有人排挤吧!

    胡玉蝶的目光在江心月身上停留了片刻,不动声色。

    朱凝露的古怪之处明白了,而江心月的呢?

    她藏的很好,可惜眼角一丝愤恨还是被胡玉蝶瞥见了。

    按理来,她们应该是素不相识啊,怎么会藏着这么深的敌意呢?

    胡玉蝶不明所以,也不想仓促做什么,弄拧了反而不美。就趁着给周家周瑶周琼送入学函的机会,找人悄悄的套周至柔的丫鬟话。

    她的善意,无需让周至柔领情,只是凭她的本心而已。没想到周至柔何等聪慧,辗转察觉了她的示意,投桃报李,送了几样吃食来。

    其中一样,便是泡芙。

    这种点心,曾经是江心月的的绝技,名为酥油泡螺,名声不。吃着,的确香甜可口。不过,连宫里面点心,以及各国的贡品都不怎么在意的,自然没怎么放在眼里。

    胡玉蝶着这条线索深挖下去,查来查去,更觉得怪异了——当时江心月在袁州,和在甘州的谷莠有什么关联?便是为一道点心产生了龃龉,也不至于那么恨吧?过了三四年,还念念不忘?

    偏偏她找人旁敲侧击,问“你以前认不认识周至柔啊?”“从前听过她没?不经意间交流过?”江心月一概否认。

    否认的太彻底了,反而让人生出疑心。

    胡玉蝶忍不住想,真是为了一道点心?

    下之大无奇不樱真有这么肚鸡肠,爱记仇的!可惜了那身诗才!

    胡玉蝶是青岚书院这一代学生首领,在她有意无意的忽视下,江心月空有美貌,还有剽窃来的诗词,竟然泯然没有机会出头!愣是在书苑里混了整整三年!

    当然,这和江心月原本的计划相复合。她根基浅薄,太早出头只会木秀于林。之前青玉案惊艳,是为让书苑老师刮目相看,不然她进了书苑日子也不好过。

    不过,主动选择的低调,和被迫的无奈隐藏自身,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江心月愤恨更深了,不过聪明的她藏的更深,更不露痕迹。

    每日里看看书,浇浇花,绣花下棋,看似闲云野鹤,悠哉舒适,内里就拼着一股劲,一定要出人头地!到时候,别一个周至柔,就是胡玉蝶也要被她踩到脚底!

    野心是什么,野心是一把火,一道光,可以照亮人生的路,让你孜孜不倦,一辈子为一个目标拼搏努力。

    野心也是一根刺,对某些人来,这根刺就和黑暗里的火把一样明显。人群中一眼就分辨出来!真正的闲云野鹤,不是装出来的。你既装了,就把野心暂且忘记,不然装的四不像,好似鞋里的石子,得看不见,但能感觉到,膈应死人。

    用周至柔的话,江心月的暴露,就是画风不对。她本来明艳夺目的容颜,硬要装拳如菊,当然错了人设。人设错了,怎么能凭借核心的竞争力来吸引粉丝。所以粉丝也是短暂的,留不住。

    江心月在青岚书院待的这几年,学识涨了不少,更机警,更聪慧,也更隐忍了。然而对她的人脉关系,影响不多。好就好在她未来要走的路线,不需要多少知心朋友,更不要多少人脉关系,只要到了那个大院子里,一个劲往上爬就够了。

    ……

    春日宴结束之后,二房和三房两位老太太都表示满意。虽然只是女眷女孩之间的交往,可是扩宽了周家的朋友圈,手里拿着厚厚一叠帖子,以后上门也不至于两手空空了。

    长房的安氏不大喜欢,不过分摊了费用也就没话可了。她知道,女儿周瑾为了她和二房三房要钱的事情,很不愉快。她不以为意,未出阁的女孩子懂得什么?过意不去,以为伤了颜面。其实过日子还是实惠要紧。长房又不宽裕,何必打肿脸充胖子?

    周瑾其实这次真的生母亲的气了。

    明明对外的宴会的理由是她,竟然好意思算两房长辈的钱财!叫她如何在姐妹间立足?

    只是她想多了,周瑶和周琼携手而来,真真切切的感谢大姐姐。不然,周家虽然也尽力栽培她们,可她们赋不在读书上,比起二房周璇来,总是要差了一层。不占长,不占嫡,还能进青岚书苑,也太幸运了!

    有了书苑读书的经历,对她们将来的影响非常大。至少,不会有人挑剔她们庶出的身份了。相比较起来,几两银子算什么?长房大伯母只收银子,不是也没多收嘛?

    能挑出什么错来?

    周瑾见两个妹妹语出真心,才将心结解开了。

    “大姐姐,别和大伯母置气了,书苑只给了我和瑶姐姐,没安家表姐们的份!估计大伯母不知多怄气呢。这个节骨眼上,你多宽慰宽慰大伯母吧!“

    “调皮!大伯母也是你能乱的?“

    周琼吐吐舌头,脸上尽是纯真甜美的笑。

    这种程度的,周瑾听了都没觉得有不妥,相反,听堂妹的话,她反而放了心。眉宇松泛了许多,“安家的表姐妹们,自有她们的长辈操心,我们是周家的人,只能顾姓周的……“忽然想到周至柔,到现在还没办法记入族谱,不由得眉梢一皱。

    “大姐姐,咱们是晚辈,平时撒个娇儿,闹完了我祖母,再闹二伯祖母,两位祖母疼爱我们,不怎么计较。可是她的事不一样。这件事情,要不别插手了!“

    周瑾摇头,“书苑为什么来了那么多人,你们以为是冲我,还是冲你们二姐?她们是来看谁的,人家不明,你就装不知道?“

    “大姐姐,误会我了。我心里明白得很,只是这长辈之间,我们怎么做,都是无用的。不如去问问她,她不像是没有主意的人啊?“

    周瑾听了,想起之前,周至柔每次那淡淡的样子,好似漠不关心的,也觉得奇怪。事关身份,周至柔怎么无动于衷呢?

    “不必费心了。“周至柔感谢姐妹们关心她,不过,急是没用的,“这件事根子不在二房和三房的老太太身上。得算的,只有一个。他不想认我,那我就身份未明,他想认,凭谁阻止,都是无用的。“

    周至柔面色冷静。

    周琼忍不住道,“那你倒是多讨好讨好父亲啊,父亲看着冷肃,其实很疼爱我们的!“

    周至柔:等等,你和我一个父亲?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杀青香》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杀青香》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