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小说 > 杀青香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诸事有因

第一百九十八章 诸事有因

 网站公告:
    以织布机的图纸为诱饵,周家这几个房头的亲人啊,心里的算计便像用了PH试纸,是酸是碱,一下子便显出颜色来,叫你清清楚楚的知道该如何应对。

    王氏不是周至柔的目的,别看她现在耀武扬威,其实论破坏力,还真不算什么。秋氏算是矮一辈的,都比她能折腾。既然祖父愿意替她兜着,周至柔也不会紧抓着不放。

    横竖三房不是她的目标,长房才是。

    周瑗,上辈子她自问对其非常友好了,算是周家姐妹中最好的一个,奈何人家眼睛盯着她的夫婿,她是将计就计了。可若是没有呢,她和徐振林过得很好呢?娘家的表姐,死赖白赖的贴上来,睡了她的枕边人,苦苦哀求给给一条活路。

    怎么,底下没有男人了么?

    计谋是周至柔设了,不过结果也把人恶心的……好几吃不下饭。若非她对徐振林失望透顶,早生了离心,但凡有半点维护家庭完整的意思,都是恨不能周瑗去死一死的。

    这辈子,只是略施计,薄惩而已!

    治过了周瑗,顿时觉得也蓝了,心情舒畅了许多。不然看着周瑗在梅苑乱晃,其实挺呕心的。关键是她不能泄露半分,免得计策不奏效。

    不过,她这番动作,可瞒不过一直关心她的人。

    周璇便清了周边人,细细的问她,从前发生的事情。

    周至柔本来不想,可是周瑾已经出嫁了,眼看周璇也了亲事,两姐妹怕是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她想了想,便如实了。

    “什么?她竟然敢……岂有此理,简直了!“

    周璇还是闺阁女孩,哪里听闻过这么劲爆外加挑战底线的事情,气得脸色发青,“难怪!活该!她活该!“

    当下对周瑗的处境,半点不同情。不然按照她原本的心性,估计是要派丫鬟安慰的,辗转表示“有什么委屈尽管直言“。

    周璇是全然相信的,不过另外两个妹妹,周瑶和周琼,便只信了一半。两人嘀嘀咕咕,“怕是上辈子真的把柔姐姐得罪的狠了。不然能下死手整她?“

    “你觉得是真的吗?我看周瑗平日眼光挺高的,一应穿戴都要和大姐姐比肩,能做出这么不知廉耻的事情?反正我不太信。“

    “我也是。“周瑶轻笑了两句,“不过我不信的,不是周瑗,而是周至柔。你想,她这么奸猾,能让隔房的表姐占了大便宜?把夫婿拱手送人,自己和离走了?听起来怎么嗣像软包一样,我才不相信她周至柔是这么忍辱负重的人。“

    两姐妹站的角度完全不同,然而讨论的结果一样,也是奇了怪。碰头后,经过一番思辨,再看周瑗的下场,女孩子不知体统,不自尊自重,就是连府里的下人都瞧不起的,倒是成熟了不少。

    而后在青岚书苑念书,没多久就听到一个大新闻——定国公世子把妻妹睡了。

    这一家子也是奇葩,定国公觉得儿子不过是睡了个女人,事一桩,哪里值得大书特书?悄没声的,抬到府里就完了。定国公夫人不乐意,觉得这是个狐狸精,借着来看望怀孕生产的姐姐,就把姐夫拢上床了,肯定是个搅家精!非是不同意。若要进府,得写买妾文书,明码标价,三百两银子。

    可怜定国公府的世子夫人,才生了产,就发现自己的丈夫和妹妹搅和在一起。偏偏这妹妹还是她一手带大的,归在她面前苦苦哀求,给一条生路……

    周瑶和周琼如听书。

    别人都痛骂“贱妾不要脸“,她们两个连骂都不会骂了,只呆呆的,一言不发。

    有那同窗就好事质问,“莫非你还同情那贱人吗?“

    周瑶和周琼对视一眼,同时摇头,异口同声,“委实没见过,更没听闻过慈事情。“

    周家的家风一向不错,周家女的风评更是上上,旁人听,想到周家长辈肯定不许这些乌七八糟的传闻进自家女孩的耳朵,两姐妹恐怕闻所未闻,便相信了,还在苦口婆心劝告她们,“谨慎,防范!有些女子看着柔柔弱弱,其实皮囊下可恶心了,亲姐姐夫婿也图谋,无非是看中定国公府的权势地位,迷花了眼。可怜姐姐了!“

    青岚书苑的所有学生都感慨愤怒,可惜,国公府上的事情,她们也只能背地里罢了。周瑶和周琼更加谨言慎行,此时,她们也不知胡思乱想什么,反正心里七上八下的,定不下。

    再没多久,就听闻那世子夫人上吊了。

    被亲妹妹活活逼死的。

    “听是穿着大红喜袍,红绣花鞋,挂在房梁上。到了亮才被人发现。作孽啊,妹妹前脚抬进去,她后脚就死了。死,也死得不安宁。她亲娘过来,抱着她妹妹直哭,妹妹可怜的,无辜要背上恶名声了。婆婆也不是善茬,她钻牛角尖,自己把自己作死!总之,除了额那嗷嗷待哺的孩子,竟是人人都怨她!“

    别人家的悲喜事,除了茶余饭后,还能怎样?

    但周家姐妹不同,周瑶先前信誓旦旦,觉得所谓“妻妹爬窗“,应该是编造出来的,至少是周至柔故意夸大的。可现在,事实证明,完全有可能发生,还更过分。苦主活活被逼死了!她就分不清了,陷入了迷惑。至于周琼,直接吓病了。

    连着几夜,都梦到大红嫁衣晃啊晃,绣花鞋掉下来,砸到她身上!

    “呜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她……“

    书苑的同窗们,倒是挺温柔的,叹息一声安慰道,“许是你家里环境太好了,没见过这等龌龊恶心的事!也怪我们,见的讨论,让你听到耳里,记在心里。日有所思,夜不就有所梦吗?放宽心,过几就好了。“

    周琼勉强应了。

    可之后的数,她还是梦到红嫁衣,甚至还能听到哇哇大哭的婴孩哭声。最可怕的是,她神思恍惚,梦中依稀仿佛进入了那个可怜女饶身体,以那个女饶身份感受着悲哀绝望,她的痛苦那么沉,好像泡在湖水里,周围的人都那么冷漠,没有一个肯救她!她不仅仅是被亲妹妹给害死的,更是被周围所有的人,精明强悍的婆婆,高高在上的公公,不管事又好色没底线的丈夫,甚至底下的下人,也一个个看她笑话。她想活着,想好好活着,可惜,没人在乎。

    只有一个婴儿,可惜,这个婴儿只会哇哇大哭,她太累了,有时候看到孩子,都会生出一种想法,苦啊,累啊,活着有什么意思呢?不是受苦就是受累,若是把孩子一起带走,那娘俩就彻底解脱了。

    梦醒后,周琼颤抖的看着自己的手,她梦里竟然把手放在婴儿的脖子上,想要掐死自己的孩子,额,不,不是她的孩子,是杨若青的,跟她没有一点关系!

    这个梦差一点摧毁了周琼,她迫不及待的逃离了青岚书苑,回到家中,母亲秋氏嘘寒问暖,弟弟周琪也关怀的问这问那,可她什么都不想。问得急了,她只能解释,

    “没有人欺负我,是我一直做噩梦……“

    秋氏听了,一阵气恼,“什么噩梦,连书苑都不去了。青岚书苑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么?想走就走了,你让以后的师长和同窗们怎么看你?这么大了,还不懂事!你叫为娘你什么好!“

    周琼张嘴想辩,可话没出来,就被一阵数落,“难道你想跟长房周瑗一样,看看她现在什么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实话和你,你要是不成材,迟早也落得她一样下场!“

    秋氏完,自己先气哭了。

    周琪好胜劝慰母亲,“娘亲,别担心,姐姐不会那样的!“

    “她就是太真了,整跟在什么人身后打转,就以为人家真当你是亲姐妹了!随便两句哄哄,就分不清东南西北。哎,为娘这份心,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懂得?“秋氏擦干了眼泪,

    “别人都落井下石,可为娘我还给她们送了东西,为什么?别的不,就想想平日里吧,她和她娘亲弟弟,依靠长房,话柔柔气气的,从来没见高声要过什么,然后呢?人家样样的不必周瑾差什么,连你们大伯母都要让三分。凭的什么!人家母女的手段心性,比咱们娘三强多了!“

    “人家现在落难,人人都看不起,奚落的奚落,嘲讽的嘲讽。不过,你们姐弟两个没事的时候也寻思寻思,为何走到这一步了?不得,将来我们还不如她呢!“

    一句话得周琪也心生恐惧了,“不会的,娘,我和姐姐绝对不会做蠢事的!“

    “为娘当然相信你。可是你这个姐姐……“

    不争气的瞪着周琼一眼。

    周琼心凉飕飕的,“我,我怎么了?“

    她茫然失措,更加不懂得怎么绕来绕去,变成她和周至柔的矛盾了?哦不对,她和柔姐姐没什么矛盾,一家子姐妹,你好我也好,你不好我也好不到哪里去的关系,纵然不血脉亲情,也没必要非站在对立面吧?

    “你啊,好好想想吧!“秋氏恨恨的点了一下女儿额头,“吃了什么迷魂药。她什么,你就信什么?她会指望你好么,你好,对她有什么好处。“

    “也没害处啊?“周琼不能理解。

    秋氏听了,气得两肋生疼,一甩帕子,“你和你弟竟是该换个芯子。你弟弟心细如发,偏你大大咧咧却是个女儿身,为娘真怕你将来被人骗了,还帮人数钱。“

    “怎么可能。我从来都是数自己的钱。“

    “……“

    连周琪都无奈了,好生安抚的母亲,才艰难看着胞姐,“姐你……省点心吧?“

    难道是她不省心?周琼气得窝火,偏偏不能对母亲和弟弟发泄,本来就神思不宁,哪能睡好吗?连夜又梦到杨若青了。

    这一次,她真的摸到婴儿的脖子里,手指用力,“不要!“

    这次惊醒,她后怕极了,手指间温热的热度还在,婴儿的呼吸微弱的消失,一条生命就这么没了,感觉太过真实了,吓得她不敢一个人睡觉。

    肉眼可见的多了两个黑眼圈。

    偏偏这番苦楚,无法对秋氏。秋氏听了,大概也是骂她没事找事,人家国公府的事情和她什么关系,能夜夜做噩梦梦到?

    唯一能理解同情的周瑶,却还在书苑,周琼憋了两三,最后在周璇的细致温柔下,吐露了心声。

    “什么,你总是梦到定国公府上过世的世子夫人?“

    周琼点点头,苦恼的,“我从来没见过她啊,也就听过两回……“

    周璇神色凝重,“此事不能以常理度之!“

    如此郑重其事,周琼有受到重视的感觉,心熨帖了许多,“璇姐姐,我晚上和你一起睡吧。“

    周璇没有拒绝,不过晚上她把周至柔叫了过来,如实了一遍。

    周至柔轻叹一声,“真是冤孽!“

    周琼本来不太高兴,听了这话,越发不懂了,“什么冤孽?“

    “你可知,你上辈子嫁了什么人?“

    “啊,不会吧,这么巧,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我连人家的正脸都没见过一次,怎么会做她的梦。一定是假的,不可能的!“

    语无伦次的辩解,越越脸色苍白,最后周琼几乎求救似的看向周璇了,“不会的,璇姐姐你我不会的。“

    周璇皱眉同情了,“琼儿上辈子不会这么倒霉吧?再定国公府上家里都这么乱了,二叔怎么会同意把琼儿嫁过去?“

    周至柔嗤笑一声,“不信我的话?不如打个赌,现在就去找秋氏,问问她,若是能把女儿嫁给定国公世子当填房,她乐意不乐意?“

    “眼下是定国公府风评最差的时候,再眼红攀附的人家,也要过了一阵子风头,等事态平息下去。不过她么,她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地位,是儿子将来能不能给她挣来凤冠霞帔,给她风风光光的身份!“

    完,周至柔斜睨了一眼周琼,大有你不相信,可以自己去问的意思。


温馨提示:
本站提供《杀青香》最新章节阅读。
同时提供《杀青香》全文阅读和全集txt下载。
PC站小说和手机WAP站小说同步更新。
请使用手机访问 阅读。
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